首页 > 专题

我的军营 我的家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6-08-02 08:09:16 编辑:张立慧

 
饶天惠的幸福时刻。
 
精神,精神
战友情浓
瞄准,发射
上得战场,进得农场
我是一个兵
打靶归来
谈心
为荣誉挥洒汗水
向前!向前
战术训练
徐大伟做到了曾经做不到的

  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战士!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家:军营!

  “八一”建军节之际,我们走进驻固某部,用镜头记录他们的生活,用心倾听他们的故事。

  在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他们砥砺奋进的铿锵步伐,感受到的是他们迷彩青春的火热生活,聆听到的是他们不忘初心的强军梦想。

  ■城市少年“变形记”

  正如在军旅题材的电视剧里看到的一样,从脱下便服换上军装入伍起,就注定成为一个人重要的人生转折点。2014年9月,17岁的徐大伟应召入伍开始了军营生活,可他对这个选择并不情愿。

  “我入伍参军是家里逼着来的。”入伍前的徐大伟,在父母和老师的眼中,就是一个“问题少年”。家境富裕的他每月零花钱从未少于4000元,逃课、打游戏更是让父母和老师伤透了脑筋,高中毕业后,父母强行将他送进了军队。

  刚入伍的时候,纪律的约束、艰苦的训练都让徐大伟极不适应,身体素质差、各项考核不达标让他对军营生活十分抵触,提交退伍申请,甚至闹绝食都成了他“反 抗”的手段,之前的“问题少年”变成了“问题兵”。为此,班长多次与他谈心、帮他端正思想,战友们也帮他努力提高业务技能,在部队的培养和战友的关爱中徐 大伟逐渐融入了军旅生活。

  两年里,徐大伟没有回家,家人来部队看望他,当看到父母踮着脚在部队大门口遥望他的时候,徐大伟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行为是多么愚蠢。母亲拉着他的手一直念叨着瘦了,而父亲却笑着对他说“我娃长大了。”

  从那天之后,徐大伟每月都会从自己的津贴里攒出一点寄给父母,“我知道他们不缺钱,但这是我的一片心。”徐大伟开始认识到身为军人应担负的责任,他主动给 自己加“小灶”,负重跑步、障碍越野等体能训练从当初的不能完成到如今的轻松面对,连队里的苦活累活他都抢着干,在战友眼中他就像变了一个人。

  今年就要退伍了,徐大伟却又舍不得了:“舍不得战友、舍不得这个‘家’,我很感激部队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成长。”

  ■班长的爱情

  对于一般人来说,在二十出头、风华正茂的年纪找一个爱人,谈一场恋爱是最普通不过的,但这种普通放在军营里,就变得特殊了。当记者问到谈恋爱时,战士们都 是同样的话:“算上来回的路程,一年只有20天休假期,找个对象不容易啊。”看似谈笑间不经意的回答,却实实在在反映了战士们的感情生活。

  即便假期短暂,但也有令人羡慕的爱情,2004年入伍的饶天惠在部队当了12年班长,战友们都知道他的爱情故事。2013年,28岁的饶天惠休假回家相 亲,一个理想的爱人,一桩朴实的婚姻,一个和睦的家庭,短短一个月的休假日就全部搞定。新婚第五天,饶天惠假满归队,新婚妻子含泪相送,却没有说出一句挽 留的话,妻子的理解让饶天惠安心归队,继续履行自己的职责。结婚两年来,饶天惠不能回家,视频通话就成了小两口常用的见面方式,看看妻子,问候一下家里 人,短短的时间里饶天惠感到莫大的幸福,关掉网络,又一心一意开始工作。

  军人的伟大在于肩上的责任,军嫂的伟大在于她对丈夫工作的理解和支持,饶天惠说:“我在军营,双方父母和家里的大小事情全靠她打理,我爱她的同时,也感激她为我付出的一切。”

  ■父亲的托付

  直到参加完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下到连队的那一刻,杨宇航才知道父亲的癌细胞又扩散了,也是那一刻,杨宇航才理解,父亲为什么坚持让自己当兵。

  18岁的杨宇航是连队里的大学生新兵。入伍前,家住南京的他为了照顾患有癌症的父亲,便将高考志愿都填报了在南京的大学,最终顺利被南京信息工程大学录 取。带着对大学校园的憧憬,满心期待地要去入学时,父亲却让他放弃上大学去参军,而且填报的志愿必须是偏远地区。“放着考上的大学不上,让我去当兵,又不 能照顾他,我怎么能放心?”他觉得父亲的决定有些荒唐。自从两岁父母离异后,杨宇航就和父亲相互陪伴,父子之间的感情比一般家庭更加深厚,可这次父亲的决 定让他有些无法理解,最终杨宇航还是按照父亲的决定保留了学籍参了军。

  “你应该趁着年轻尽快成长起来,在部队锻炼几年,这样我以后才能放心。”这是参军前父亲给杨宇航的嘱托,可当时的杨宇航并没有理解父亲的良苦用心。

  初到部队,一心想早点回家的杨宇航就把自己封闭起来,不和战友交流,压抑的情绪让他只能在训练场上发泄,“把自己折腾累了也就想不动烦恼的事了。”可父亲一个人在家过得到底如何?杨宇航内心还是忐忑不已。

  压抑的情绪终有决堤的一天。一次班里的谈心会,大家都在谈论着自己入伍的感受,谈心会后他才发现,战友们多多少少都有着不同的困扰。“尝试说出自己的心事 后,感觉舒服多了。”杨宇航把父亲得癌症的事情告诉了战友。班长得知后,便帮杨宇航争取了一个星期的探亲家。临上火车时,比杨宇航大不了几岁的班长朝他手 里塞了1000元,看着手里的钱,杨宇航再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

  “父亲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也能很好地照顾自己。”父子俩的短暂相聚后,杨宇航的心结打开了,变得开朗了许多。

  “父亲是害怕突然离开后,我不能照顾好自己,把我托付给部队,让我锻炼成长,这样以后就能面对任何困难了。”杨宇航理解了父亲的良苦用心:把儿子交到军队锻炼,他才会放心。(记者潘江安磊实习生郑琪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