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聚焦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来源:新消息报 上传时间:2018-07-09 07:28:32 编辑:张立慧

爸爸妈妈,你们在哪里?

  “我的亲生父母在哪里?我想念他们!”今年26岁的靳家成,又名党子杨、党家成、克里斯蒂安,特别想找到自己在中国的亲生父母,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亲生父母的渴望愈加强烈。靳家成出生于1992年,尚在襁褓中时被遗弃街头,被隆德县一对夫妇收养。6岁时,他与养父外出走失,后流落至河南被送进洛阳社会福利院。2001年5月,靳家成被美国一名妇女领养,现居美国。为了帮助靳家成找到亲生父母,现在美国和中国的养父母携手,为儿子寻亲。

  1.婴儿时遭遗弃被收养

  “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1992年冬季的一天,天气特别冷,我在路边捡到一名男婴。”7月4日,提及此事,在隆德县医院工作的靳高科告诉记者,当时婴儿裹着一件蓝色毛衣,装在一个纸箱里,他抱回后发现婴儿的脐带还没有脱落,在身上及纸箱里也没有发现其他可以证明孩子身世的物品。 

  凭借多年的医务工作经验,靳高科判断男婴是被遗弃的。他对婴儿进行了全面检查,发现孩子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生理和智力缺陷。“孩子长相俊秀,皮肤白皙,特别乖巧。”靳高科说,全家人都特别喜欢这个孩子,为了让孩子健康成长,盼望孩子将来能出人头地,他给孩子取名靳家成。“那时,我们夫妻工作忙,没有人照顾婴儿,我就将他送到老家隆德县沙塘镇张树村,和我母亲、弟弟一起生活。”此后,靳高科工作之余,常回老家给养子送营养品、生活费,抽空陪伴儿子。

  2.6岁时随养父外出走失

  对于在张树村的这段美好生活,靳家成记忆犹新。正是凭着这份记忆,才让他长大后从大洋彼岸的美国寻访到中国宁夏的隆德县,找到了养父靳高科。 

  “我们一家人住在一个院子里,我和奶奶住在一起,晚上和奶奶睡在土炕上。我记得有一个叔叔在罐头厂工作,还有一个叔叔家里养了蜜蜂,奶奶会纳鞋垫。”靳家成回忆说,家中种的粮食以玉米和土豆为主,家里还养了牛,“家里人吃饭的时候喜欢吃蒜,还喜欢放醋,奶奶会做手工粉条”。靳家成还记得,小时候家里有一个堂弟、一个堂妹,是他儿时的玩伴,隆德养父名字叫靳高科,是名医生。 

  这段美好记忆在靳家成6岁时戛然而止。那年,养父带他外出,他意外走失,流落到河南被送入洛阳社会福利院。 

  据靳高科回忆,为了让孩子在城里上学,1997年他和妻子把靳家成从老家接到县城一起生活。1998年清明节,他带靳家成去扫墓,准备回老家时路过一个菜市场,当时他让靳家成先上一辆客车等他买菜,几分钟后,他买菜回来发现客车不见了,儿子也失踪了。“我在县城疯了一样地找,随后到周边地区寻找,但没有结果。”儿子走失后,靳高科特别难受,妻子还因此患病。

  3.8岁时被美国养母领养

  2001年5月4日,供职于美国国际收养协会的朱莉娅·诺里斯到河南洛阳社会福利院参加活动,遇到靳家成并领养了他,给他取名克里斯蒂安。朱莉娅至今未婚,除了收养靳家成,还收养了一个女孩。 

  “他那天征服了我的心,尤其是他最后笑的时候。”面对媒体记者,朱莉娅说,靳家成接受能力很强,到美国三四个星期就能用英语交流,而且非常聪明,学习优秀,热爱运动,游泳、冲浪、曲棍球都是他的爱好。为了让儿子有一个温暖的家,朱莉娅特地为靳家成布置了一个具有“中国味”的房间。 

  当年,洛阳社会福利院出具了一份领养证明:“兹证明党子杨,男,出生于1994年8月6日。1999年2月27日有人发现被遗弃在西工区中州路工业和商业建筑天桥下,并于同日由洛阳市西工区公安分局公唐派出所送往我们福利院。” 

  被领养后,靳家成告诉养母,福利院出具的证明上年龄是错的,他已经8岁,而不是6岁。到美国后,养母带靳家成进行了激素水平测试和骨骼扫描,证明靳家成可能出生的年份是1991年或1992年。 

  “我不了解靳家成来福利院之前的任何信息。”洛阳社会福利院院长曾对志愿者说,有人看见靳家成在洛阳大街上乞讨,就把他交给了警方,“民警问话时,他不说话,所以就被送到了福利院”。

  4.17岁时第一次跨国寻亲

  在美国马里兰州安居后,靳家成健康成长,如今已长成一名帅气的小伙。17岁前,他在伊斯顿中学读完10年级,曲棍球打得不错,获过不少奖项。他有一群高中的伙伴,大家都认为他是典型的美国男孩。 

  随着年龄增长,靳家成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身世。2009年4月,养母联系到中国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寻子网”,经过志愿者们查询,联系上靳家成在隆德的养父母。同年8月29日,两个家庭的成员在北京相见后,抱头痛哭。 

  当时,中美两国的媒体对相见场面进行了报道:“在10分钟的时间里,围绕着过去的记忆和现在的生活,两个家庭更深入交流,双方互赠礼物。见面当时,靳高科拿出一个小算盘,靳家成打开算盘,连说‘记得记得’。靳高科一家人还准备了糖果、针织披肩、宁夏的枸杞等赠送给朱莉娅一家,而朱莉娅也准备了带有家成照片的怀表和家成在美国成长的相册。‘相貌没变,他小时候就挺调皮,爱玩。’家人翻看照片说。相片记录了家成在美国的学习、生活、过生日、与家人团聚等画面,家人边看边哭。”

  5.两国养父母携手再为儿子寻亲

  第一次寻亲后,靳家成认定靳高科和妻子邵菊莲就是自己的亲生父母。 

  2016年,靳家成和隆德的养父母做了DNA测试。结果证明,靳高科夫妇并非靳家成的亲生父母,这对靳家成打击很大。靳高科介绍,至今他也不知道靳家成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也特别着急,并通过各种方式寻找。 

  “26年前的固原地区,城乡重男轻女思想普遍严重,一般家庭不会将男婴遗弃。”靳高科推测,单身女性遗弃婴儿的可能性特别大,按照靳家成年龄推算,他的亲生母亲年龄现在应该在40岁至50岁之间。“即便不是亲生,但我们一直将家成当做亲生儿子看待,始终没有改变,尤其孩子的奶奶特别疼爱这个孙子,娇惯得不得了。”靳高科说,现在靳家成在四川上学,经常回隆德老家。 

  为了帮助儿子早日找到亲生父母,中美两国养父母携手再次开启寻亲之旅,通过互联网、各种媒体刊载相关信息。靳家成自己在网站发布了寻找亲生父母的启事:“我的美国家庭非常支持并帮助我进行搜索。我非常渴望找到我的父母。我无法想象我的父母失去我的痛苦。我希望能找到他们……我不想从我的亲生父母那里得到任何东西。我只想找到我的亲生父母。有一天我会看到他们,这是我唯一的愿望。” 

  希望社会爱心人士提供线索,帮助靳家成早日圆梦。

  靳家成的QQ邮箱:2305994982@qq.con也可拨打本报热线电话:0951-6024110(记者 剡文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