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聚焦

宁夏正奋力撕掉西海固“苦瘠甲天下”标签

来源:固原日报微信 上传时间:2017-05-10 08:22:55 编辑:张立慧

 5年累计减贫62.68万人

 


“苦瘠甲天下”的宁夏西海固地区正努力撕掉贴了太久的“贫困标签”。自治区第十一次党代会以来,自治区党委、政府把脱贫攻坚当作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不断深化对贫困成因的认识,不断创新扶贫开发思路和方式,努力做好两道算术题:贫困人数做“减法”,由2012年的101.5万人减少到2016年的38.82万人,5年减贫62.68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5.6%下降到10.28%;贫困群众收入做“加法”,由2012年的4591元提高到2016年的6818元,年均增长13.5%。

 

640.webp (11).jpg

  贫困人口多、面积大、程度深的西海固地区曾经是贫困的“代名词”,也是国家确定的14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之一。宁夏以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时间节点“倒排工期”,举全区之力向贫困发起“总攻”,全面打响这场不能输的“时代战役”。2012年,宁夏开始实施百万贫困人口扶贫攻坚战略,对贫困情况进行“拉网式”排查,摸清贫困底数、查实致贫原因、探索扶贫路径、明确脱贫责任,推出了金融、能力提升、交通、水利和气象、危窑危房改造和人居环境整治、医疗保障和卫生、人才和科技、旅游、电子商务、文化、光伏和电力、“三留守”和贫困残疾人关爱、社会帮扶等13项“脱贫行动计划”。

  受益于一系列脱贫“组合拳”的聚力,脱贫攻坚战线捷报频传。今年春节前,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村民何利霞向村委会递交了申请,主动从建档立卡贫困户的名册中销户。与何利霞一样,去年全区19.3万贫困人口摘掉了穷帽子。未来几年,宁夏脱贫攻坚誓言再战再捷。根据全区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全区贫困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将达到1万元以上,38.8万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551个贫困村全部销号,贫困县全部摘帽,贫困发生率下降到3%以内。

  按照剩余38万贫困人口的不同类型,宁夏“因贫制宜”“一户一策”,科学设计出5条脱贫路径,打破边际效益递减规律的“掣肘”:通过发展生产脱贫21万人、易地扶贫搬迁脱贫7万人、生态补偿脱贫0.6万人、发展教育脱贫2.6万人、社会保障兜底脱贫7.6万人,到2020年,西海固地区将彻底撕掉“贫困标签”,与全国同步建成全面小康社会。

 

 

涌动了,凝固的海

——宁夏与全国同步迈向全面小康社会纪实 

640.webp (12).jpg

  2016年10月8日,凝聚着我区“四十年祈盼,百万人心愿”的最大民生工程--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工程正式建成通水。

640.webp (13).jpg

  生态移民搬迁政策,让一个个生态移民村在宁夏大地开花结果。

640.webp (14).jpg

  固原市原州区彭堡镇的田间地头一片丰收景象,农民正在收割“广东菜心”。附近村民实现了家门口打工挣钱的梦想,冷凉蔬菜“种”出脱贫致富路。

640.webp (15).jpg

  在永宁县闽宁镇原隆村盛景光伏生态农业园区,目前已建成光伏农业大棚588栋。该项目采取“政府+企业+贫困户”的模式,帮助贫困户实现“一户一棚”。

 

 

“数”说脱贫攻坚

  ● 截至2016年,全区贫困村数量由1100个减少为551个。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由2012年的101.5万人下降至2016年的38.82万人,贫困发生率由2012年的25.6%下降到10.28%。

  ● 宁夏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等一批重大水利骨干工程的启动实施,解决了44个乡镇603个行政村113.53万人饮水问题。农村自来水普及率由47.4%提高到76%。铁路、机场、高速公路及国省道路、乡村道路构成的交通网络,极大改善了贫困地区交通条件,国省道二级及以上公路比重达到80%以上,沥青(水泥)路面铺装率达到90%以上,行政村客车通达率达98.3%。

  ● 通过美丽乡村建设和整村推进项目的实施,实现了电、水、路、房、通讯、优美环境、清洁能源“七到农家”。中南部地区五年累计完成危房改造18.16万户,农村人均住房面积增加到18.1平米,贫困村村容村貌和群众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

  ● 中南部地区教育办学水平明显改善,义务教育水平逐步提高,接受优质高等教育的机会不断增加,教育资源均等化明显加快。市、县、乡、村劳动保障平台已经建立,统筹城乡就业创业和社会保障体系基本形成,县级医院医疗水平明显提高,提前3年实现“乡镇有卫生院、行政村有卫生室”的目标,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与率稳定在90%以上,新型农村社会养老保险覆盖率达到93%。贫困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基本建成,户户通广播电视率98.76%,村村通有线电视入户率52%,自然村通宽带率47.8%。

  ● 西海固地区农民生活水平明显改善,中南部9县区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4591元提高到6818元,年均递增13.5%,增幅高于全区平均水平1.35个百分点;人均生活消费支出增长1.4倍。

  一

  很多年前,张耀武就是这样站在旱塬之上,向着自家窑洞的方向,深情凝望之后,又义无反顾地扎进茫茫大山。

  那是1991年的春天,西吉县平峰镇权岔村青年张耀武含着泪水,收拾好干瘪的行囊,悄悄离开了与他耳鬓厮磨30多年的故乡。

  面对人生的悬崖峭壁,张耀武无路可走。红尘阡陌,人海漂泊,哪里才是他要的方向?他只知道,一定要出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有一种力量推动着他走出去,走出这一片“凝固的深海”。

  “真是穷怕了,几辈子人重复着一样的生活。我活了几十岁,在老家听说过银川,没见过银川是咋样的,不知道火车是个啥。” 多年以后,张耀武对曾经的贫穷仍刻骨铭心。

  与贫困纠缠太久,慢慢地,杨淑莲也成了贫困的一部分。

  还是姑娘的时候,些许认得几个字的杨淑莲最大的梦想是盖一座自己的房子。刚结婚那几年,住得是“老先人”的房子,房子快塌了,没钱修,恰好村里有人搬迁,杨淑莲就租了别人不要的旧房子,一住就是十几年。

  人生在浑浑噩噩中过了很多年,日子从年轻时的希望到失望,再渐渐变成无望,幸福一步一步沦陷,似乎成了那个挣断了线的风筝。

  这个盐池县花马池镇苏步井村贫困的农家妇女习惯佝偻着腰身,看着有些痴傻的丈夫,拖着两条不甚灵便的残腿,行走在漫长坎坷的村路上。青春时曾被梦想之光点亮的双眸,早已变得黯淡和浑浊。

  穷困,似乎成了宿命的牢笼,固化在每个人的记忆深处,挣不脱、逃不过。

  二

  张耀武和杨淑莲们生活的西海固地区位于宁夏中南部山区,干旱少雨、生态脆弱、交通不便、自然灾害频发、水土流失严重,30多年前,农民人均纯收入只有126元,人均有粮88公斤。

  张耀武家里曾有个磨毛边的小本儿,专门用来记旧账,账本上的字一排排向左倾倒着,像被风吹折了腰。

  “娶婆姨欠了一屁股债,父亲生病又欠下了账。”曾经,看着账本上长长的账单,张耀武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还完。

  “从老家出来后,我一路向北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刚来的时候,村上就几户人家。晚上睡下了,等天亮了娃娃穿衣服,袖口都是老鼠。做了一锅饭,一阵子黄风吹过来,沙子把饭全埋上了,娃娃们哭着闹着要回去呢,这个地方不能住人。”

  那个时代,太多和张耀武一样不甘受穷的乡亲们,陆续背起行囊,带着儿女,举家逃离西海固,外出寻找活路。如同一颗颗蒲公英的种子,穷苦的人们挣扎着脱离故乡的母体,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扎根发芽。

  时间来到2012年。

  彼时的宁夏,全区22个县区就有9个国家级贫困县,仍有101.5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张耀武和杨淑莲均是百万分之一。

  那一年,宁夏启动百万贫困人口扶贫攻坚战略,对贫困情况进行“拉网式”排查,向贫困发起“猛攻”。金融扶贫、能力提升、危房改造、环境整治、医疗保障……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扶贫措施陆续“研发”,如阳光雨露施向最贫困的人群。

  三

  2016年年初,宁夏召开脱贫攻坚誓师大会,这是“十三五”开局之年,宁夏召开的第一个全区性会议。

  这一年的7月18日至20日,习近平总书记亲临宁夏视察工作,对宁夏扶贫开发工作给予充分肯定。考察期间,总书记满含深情地来到西海固地区,察看村舍房屋、一草一木,一路算收入、看生计、叙产业,嘘寒问暖,平和深情。7月20日,总书记在银川主持召开东西部扶贫协作座谈会,为宁夏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科学指南和根本遵循。

  2016年2月1日,李克强总理来到固原市西吉县白崖乡最偏远的半子沟村,并来到宁夏最大的民生工程中南部城乡饮水安全工程中庄水库,深情地说:“西海固因严重缺水苦甲天下,历史上落在贫困最后面,现在要走在脱贫最前列。”

  刚到宁夏工作,自治区党委书记石泰峰将调研的第一站放在了西海固这片饱经沧桑的土地上。在西吉将台堡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会师纪念碑,石泰峰满含深情地说:“打赢脱贫攻坚战就是要翻越‘六盘山’,找到脱贫攻坚的‘长缨’,缚住贫困的‘苍龙’。”

  自治区主席咸辉忙碌的调研日程表上,中南部山区占比最高。坐在困难老乡家的炕头上,咸辉了解群众疾苦,倾听百姓心声,她说:“要确保贫困农民收入增幅高于一般农民,一般农民收入增幅高于城镇居民,举全区之力打好脱贫攻坚战。”

  贫困之冰,非一日之寒;破冰之功,非一春之暖。军令面前,宁夏干部群众上下一心,倒排工期、挂图作战,不断增强自我发展能力,一部中国扶贫史上的鸿篇巨制正在拼搏奋进的宁夏干部群众手中昼夜疾书。

  按照贫困县、贫困村和贫困人口的具体情况,宁夏因人因地施策,为贫困户“量身设计”了发展生产脱贫、易地扶贫搬迁脱贫、生态补偿脱贫、发展教育脱贫和社会保障兜底五种脱贫模式。

  过去考核市县和干部的工作,最重要的指标就是GDP。宁夏将“考核杠杆”向扶贫倾斜,取消了对9个贫困县区的GDP考核,将脱贫攻坚考核权重由7%提高到45%,发挥了脱贫成效考核“指挥棒”的倒逼作用。贫困人口减少、贫困群众收入增加、生产生活条件改善成了考核的“硬杠杠”。

  姓名:杨淑莲。致贫原因:因残、因病。帮扶干部:吴刚……如今,宁夏的每一个贫困户都有一份这样的“档案”。

  “过去的扶贫,瞄准对象不够精准,针对性不够强,一定程度上存在‘大水漫灌’。”自治区扶贫办主任梁积裕说,“我们探索通过看贫困对象住房条件及其生活环境、耕地拥有及收成情况和生产生活条件、劳动力的强弱和掌握生产技能情况等,估算贫困程度,确保帮,帮到最需要的人;扶,扶到最关键的点。”

  四

  2015年早春,吴忠市盐池县王乐井乡曾记畔村山坡的草刚刚返青,自治区政府办公厅人事处干部周志铭就带着铺盖上路了。

  在村部的铁床上铺好行李,架起炉子,周志铭有了“过日子”的感觉。山区还很冷,周志铭自己捡柴火、生炉子,熏得一鼻子灰。

  第二天一早,周志铭带着民情日记走村入户。春日的阳光晒进农家小院,周志铭热情地跟村民打招呼,拉过一条板凳坐下,跟农村大婶一起搓玉米。

  眼瞅着周志铭在村上“安营扎寨”,每天到村民家里问寒问暖,屋里的灯每天亮到很晚……两年过去了,这个曾记畔村最初的“陌生人”成了百姓口中的“自家人”。

  在宁夏每一个贫困村,村村都有“周志铭”这样的挂职干部。为了早日让贫困群众脱贫致富,自治区党委、政府向9个重点贫困县区选派9名正处级干部任县委副书记,为50个贫困程度深的乡镇选派50名优秀年轻干部任党委副书记,专门负责脱贫工作。

  人是生产力的第一要素。宁夏建立第一书记、驻村工作队、帮扶责任人督导通报工作机制,编制在50人以上的区直机关单位,在原有基础上增派1个驻村工作队或1名第一书记,5万多名党员干部实现建档立卡贫困户帮扶全覆盖组。

  在挂职干部的带动下,全区1094个驻村工作队、2251名驻村工作队员投入扶贫一线,帮扶贫困村、贫困户改善基础设施、发展产业、提升能力、摆脱贫困。

  2016年底,结束了为期两年的挂职经历,周志铭将村里的脱贫“施工图”交给了下一任接力者。他在扶贫日记中这样写道:“一个人的力量,是西北荒塬上一棵向风的草,但是我们年年开花,年年结果,总有一天,我们的力量会绿染山川。”

  五

  山水奇绝、风景宜人,山水林田组成隆德县陈靳乡清凉村的“风景套餐”。

  “过去我们守着金饭碗要饭吃,风景再美,变不成经济效益。”清凉村美如世外桃源,在贫困村规划时,当地政府“反弹琵琶”,不大拆大建,转而建农家乐、修窑洞,种植野牡丹、油菜花,让村庄传承多年的“雅致”和“古朴”,变成一张烫金的旅游名片。

  这个东临六盘山的原始村庄,以原生态的美景走出深闺。清凉村的草根智慧,成为宁夏脱贫攻坚、创新求变的生动注脚。

  生态养殖、农家餐饮、观光旅游、休闲农业……村民的视野被打开后,一系列脱贫致富的新思路逐渐萌发。前不久,清凉村注册了合作社,并在网上开设了“仇家铺子”商号,销售生态鸡、野生蕨菜、纯胡麻油、布鞋、鞋垫等农产品和手工艺品,让飘着“乡土味”的特产借助互联网的翅膀走出大山。

  村里有了实业,曾赴外乡打工的村民也折返回身。“以前在外打工,去年回村里参加了合作社。今年刚进了一批小鸡崽,我和婆姨在鸡圈里铺床睡觉日夜守着,一守就是40天,哪怕全身都是鸡屎味,守着‘聚宝盆’也乐得心甘情愿。”村民仇万和说。

  刚刚30岁出头,闫小东已经在十里八乡出了两次名。

  一次是十年前,他以高分考取了上海交通大学;一次是2016年,在上海生活工作9年后,他居然辞职回乡了。

  如果说前一次的出名,村民们的目光里还满是艳羡,这一次,只剩下疑问和不解。

  闫小东的家在六盘山脚下的固原市原州区张易镇大店村,村里有来自六盘山冰沟的长流水,经检测,水质富锶又无污染。借水致富,村里成立了宁夏易水水业有限公司,招募高层次人才返乡创业。闫小东辞掉了上海的工作回到村里,负责水厂的管理和设备运转。

  “村里优质的水资源能被充分利用,这是家乡百姓的福音。摘掉贫困帽子是村里每个人的责任,我们都应该为家乡的建设贡献一份力量。”闫小东说。

  曾经“孔雀东南飞”,如今“春暖雁归来”。一批归雁返航,激活了贫困村脱贫致富的一池春水。

  六

  5年,减贫62.68万人,贫困群众收入由4591元增加到6818元……数字的意义,在于不差分毫地记录着山川大地的变迁,简洁有力、清晰可辨。

  在这场“啃硬骨头”的大决战中,宁夏全力攻下一个个横在脚下的堡垒。这背后,“决不让一个贫困群众掉队”的“时代承诺”回响不绝。

  岁月风逝,从潦倒无望的苦难生活中走出来,张耀武和杨淑莲的人生踏破荆棘,迎来了新生。

  在永宁县闽宁镇打拼的日子里,张耀武先是给别人打工,又自己种地,后来又试着搞养殖,现在已经“退休”的他又在村上盘了间小卖部,一年收入四五万元。“家里大车也有,小车也有,三个儿子,个个都有自己的营生。”

  张耀武家的小院里,低矮、破旧的土房与高大、喜气的新房相对而立,如同家庭博物馆一般记录着这个家庭的奋斗史。盖了新房,旧房却一直舍不得拆,张耀武说:“人不能忘了本,要时时提醒自己,我们是从这里活出来的。”

  曾经一度,杨淑莲这个贫困户有一个刺眼的前缀:极度。

  极度,意味着穷得根深蒂固,穷到了极限。

  2016年,作为村里的三个极度贫困户之一,杨淑莲搬进了政府全额出资盖好的新房。在新农保和大病医保“双保险”的庇护下,老伴和自己的病情逐渐稳定;退耕还林还草补贴、粮食直补等资金及时入账,再加上老两口每年的低保金,杨淑莲生活的希望在花甲之年重启。

  掠起额前那缕斑白的银发,杨淑莲眼里重新亮起了两盏“小星星”:“曾以为,自家的日子自家过,自家的苦自家受,真没想过,有人会将别人的凄苦与冷暖挂在心上。”

  新屋的窗台上,一盆绿意盎然的兰花舒展着枝叶,从头到脚都是新的。(来源:宁夏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