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儿时的黄米饭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9-01-17 10:54:56 编辑:张立慧

  陈仲伟

  随着岁月的流淌,儿时的许多往事都已渐渐淡忘,但冬天吃黄米饭的情形却像在心上刻了烙印一般,令我终生难忘。那种醇香、可口的味道至今记忆犹新……

  我的家乡在宁夏南部山区,这里十年九旱,除了糜子,种其他庄稼都没有好的收成。如此一来,家家户户多种糜子,碾出来的黄米便成了我们填饱肚子的主要食源。从袋子里随手抓起一把黄米,让它在指尖轻轻滑落,那金灿灿的颗粒就像珍珠一样,惹得你倍加爱惜!

  家乡的妇女勤劳能干、心灵手巧,她们用这珍珠般的黄米,把贫乏单调的日子调和得滋味绵长、诗意飞扬。家乡的男人们每天吃一顿黄米饭,心里才会踏实、满足,干活有劲儿,说话有趣儿。

  做黄米饭看似简单,但做出来的味道却因人而异。我总觉得,母亲做的黄米饭里有一种亲切的味道。我家兄弟姊妹多,每次做黄米饭时,母亲都要从缸里舀几大碗米,先用水淘洗干净,然后切几个洋芋,按比例下到水里。过不了一会儿,锅里就会冒起水泡,水蒸气不断地掀着锅盖。揭开锅盖,就会看到米粒和洋芋上下翻滚。等到米烂、洋芋熟之后,撒上半碗面粉,用力搅匀,一顿黄米馓饭就做好了。

  好饭还得有好菜相佐,不然吃起来没味儿。母亲和姐姐每年都要腌一些白菜,有时切碎腌,有时整棵腌。我们喜欢吃腌成整棵的白菜,放到锅里炒一炒,称它为“刷子菜”,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如果再配上一碟油泼辣子,这顿饭包你吃得津津有味。记得一家人盘腿坐在炕桌前,围成一圈吃黄米饭的场面壮观而热闹。开饭时,我们都有些迫不及待,端上饭碗的开始大快朵颐;没端上饭碗的,只得先眼巴巴地看着锅里。我们哥几个食欲出奇地好,黄米饭往往不够吃,盛“刷子菜”的碟子也很快露出底儿。母亲感到有些歉疚,赶紧叫六姐端来几个馍馍,才能使这顿饭吃得圆满。下次做黄米饭时,母亲会特意多做一些。我们总是吃得快要撑破肚皮才肯罢休,再喝点米汤,有点悠哉悠哉的感觉。

  黄米饭十分抗饿,吃一顿似乎整天都感觉不到饿。我们兄弟姊妹玩耍的玩耍,干活的干活,夕阳落山时才聚集到家里,像一窝麻雀般飞回窠巢,又叽叽喳喳地开始吵闹。晚饭吃得简单而快捷,母亲烙几个饼子,或下几碗面条都行,因为早上吃的是黄米饭,“基础扎实”。感谢黄米饭,帮我们度过了那些饥饿的年月!

  如今,人们家家户户都喜欢吃白米,黄米并不多见。偶尔吃一顿黄米饭,有些孩子抱怨扎嗓子,他们哪里知道吃粗粮的好处。想起母亲常说的一句话,“粗粮杂面,吃出来红脸大汉;白面和肉,吃出来饿鬼瘦猴”。这些老人们流传下来的话,当然带有一些戏谑的意思,明显是劝告人们要多吃五谷杂粮,身体才会倍加安康。同时,也隐含着对后代人的教诲:人,不可忘本,要时刻记得曾经度过的艰苦日子,才能更加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