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苹果的味道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0-25 08:41:45 编辑:张立慧

马君成

  如今,想吃什么水果,都不会为买不起而纠结了。但每次看到苹果,无论想不想吃,我都会伸手把它拿在手里,久久地摩挲,回想起当年求学时,一段苹果味道的日子。

  那时候,平是我最铁的朋友,对我的体贴关怀无人能及。我每月断炊的时候,经常是他主动资助我,帮我度过危机。十六七岁,正是长身体的年龄,肚子里像长牙,灶上清汤寡水的面,一碗只能勉强压个饿气,每天晚自习过后,看到同学吃糖三角、酥馍,自己只好到操场去转一圈。家里带来的又厚又大的饼子放几天,就很坚硬,天热就发霉,有时得忍着霉味泡面汤吃。

  平家住城南,离学校很近,家里种地,每年种几亩洋芋。国庆放假时,同学们相约去帮忙。平家热情好客,常常给地里送来好吃的。一天下午,地里送来了一筐苹果,一口咬下去,鲜嫩的汁液飞溅,特别解馋。

  享受着这人间美味,脸上忽然有雨水滴落唇间,惚恍间,我陷入了回忆之中。

  最让我难忘的是五六岁时,一个亲戚从集市回来,路过家门,留下一个大苹果。父亲当时忙于碾场,未顾上及时收起。不料被伺机跑来的狗叼走了,父亲停下农活,追了很远,硬是从狗嘴里夺回了这个苹果。用刀削去伤处,分开给我们吃了。

  上初一时的一个晚上,我们都睡定了,父亲从果园里买回一袋苹果,太奢侈了,这么多的苹果!给我们吃的吗?我在猜测。父亲和母亲悄悄说话,好像是托人办什么事。我们都眼巴巴地望着苹果。父亲给我和哥哥、弟弟每人一个,并对我们说:“每人一个,吃了,明儿到学校,给谁都不敢说。”我们在被子里,连忙点头。把苹果握在手里,冰凉冰凉的,用力握上半天,以延长一个苹果的生命,也延长一个苹果带来的甜美时光。苹果在煤油灯下,青青的皮儿,泛着光泽。一声不响地吃完各自的苹果,连做梦都是甜的。

  上师范时,一个周五晚上,一位同学问我们:“想不想吃苹果?”我们问什么意思?他说,“要是想吃,明天我带你们去果园里吃苹果,吃多少都不限。”原来他认识一位有果园的人,受他之托,想找些人帮忙摘果子。周六早上,我们早早起床,集体向果园出发。好大的园子,十多亩地,不知有多少棵果树,密密匝匝的叶子遮不住苹果红红的脸,在晨光中散发着诱人的光芒,在向我们招手。苹果品种也比较多,我叫不上许多名字,认识的有富士、黄元帅、红元帅、国光、青香蕉。主人说大家先不急着摘,每人先吃几个尝尝,我们也不客气,挑了又红又大的苹果,放在衣襟上擦擦,迫不及待地咬了起来。原以为可以过足吃苹果的瘾。可是,大家都想错了,到了果园,我们都发现,一个大苹果就吃得饱,有的人一个也吃不完,再也不想吃了。于是大家拿着筐子,一棵一棵地摘,摘了低处,搭上梯子再摘高处,装满了筐子,一筐一筐抬到地头装车。不一会功夫,大家头上都有了汗水,原来果子也不好摘啊。

  摘完果子回到宿舍,大家都累了,躺在床上歇上半会。之后,果园主人送我们一蛇皮袋苹果,我们过了好多天有苹果的富日子。

  平家送来的苹果,让我想起这些往事。大家都围在一起,抓过来一把洋芋蔓垫在屁股下坐着,手上的泥土拍一拍,就抢着吃苹果。我无端想起阎月君的诗句:“有时候,你的一生是泛着蓝光的苹果。”那段时光,真像是青青的苹果味道,有青春的青涩和率真,也有友谊的甘甜和纯朴,也有一生难忘的温馨和感动。

  随着时代的发展,苹果已由水果发展为一种品牌,一个消费水平的标志。

  现在,我们的日子,每天的生活都是苹果的味道。我们不仅仅在追求更高的物质生活的甜美,还在追求更高的事业,追求丰富的精神生活,追求优雅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