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回家的路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6-07 07:53:12 编辑:张立慧

古原

  这些年的周末,我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回到老家。父母年纪大了,经常感到孤独,需要我去陪陪他们。情形往往是这样,妻子驾驶着小车,我坐在副驾上,车内播放着具有草原风情的歌曲。车子沿固西高速一路向西,到终点后再折向南,驶入中静一级公路,就来到了西吉县南部的大镇兴隆镇,我的家乡。因为限速,行程需要100分钟。这里要说明的是,我没有驾照,我一直没有学习过驾驶技术,不仅不会开小车,连摩托车都没有骑过。当然,这不是能够让人骄傲的事。

  在家中,我们给父母打水、扫炕、擦玻璃,吃顿饭,又接着洗锅洗碗。下午3时许返回。路面宽阔平坦,行驶在上面感觉很好。返程除原路外,还可选择经过玉桥街道,翻过一座叫李家岔的山梁,从隆德县联财镇毛家沟上东毛高速,一路直达固原。

  回家的路永远让人心情激荡,今天,回家的路已经变得比较容易,我们已经享受着高速公路、高等级公路带来的极大便捷,我时常感慨这巨大的变化,脑海中却也储存着昔日的画面。

  1984年秋,我考入固原师专民族预科班,第一次要离开奶奶离开父母,去城里上学了。那时,从兴隆镇往固原每天有一趟班车,上午9时发车,下午4时从固原返回。途中经过西吉马莲,固原张易、红庄这些乡镇,尤其要经过叠叠沟,叠叠沟里弯子多坡度陡,一侧还是河谷,经过这里时总让人揪心。第一次去固原,必须要去兴隆镇搭班车,家距镇上还有15公里。要带被褥等行李,自家的一辆自行车驮不完,父亲又让大姐夫借了一辆,分别驮着被褥和我。凌晨6时,我们就从家中出发了,一路骑骑走走,不敢歇息。从家中到兴隆镇的这段路,有两道大沟,数条小沟,还要脱鞋蹚过一条河。用了两个多小时,才到兴隆镇一家旅社,准备发往固原的班车,就停在旅社院内。父亲打问好了,就急忙又让我大姐夫把带来的被褥扛上车顶的行李架内,用绳子网住,做完这一切,我们似乎才松了一口气,就靠在自行车上,打量了一会那辆有些破旧的班车。当天,是父亲陪我去学校报的到,而骑来的两辆自行车,大姐夫把其中一辆的前轮绑在另一辆的后轮上,就那样骑回去了。

  一个学期结束,放假回家的时候,已是冬天了。回家时就坐上午9时从固原发往兴隆的班车。那天固原下了雪,却没有封路,班车还是缓缓出发了。走过白马山,走过叠叠沟,都平安无事,来到红庄山头,山下半坡上就是红庄街道,从山上到街道,是一段弯度很大的之字型路段。当天,这里雪下得大,中午时分停了,之前,经过车辆的碾压,那个漫长的下坡路已是泥泞不堪。坡的尽头,需要右转,才好正常行驶。如果车轮打滑,车辆失控,会直接滑行出去,滚下山坡。这是一个设想的后果。班车在即将驶向那段土坡的高处停留了足足30分钟,司机在那个坡上走了两个来回。最终,他让全车的乘客下了车,独自开着车,小心地、慢慢地向坡下移动。一车的人都跟在后面。车辆在驶出四五米后突然滑行起来,乘客们惊叫,手紧张得伸了出去,要抓住那辆车似的。万幸的是,那个沉着老练的司机把车停在了坡下的硬土上,并且成功右转,从危机四伏中化险为夷。一车的人情绪热烈的又陆续上车,继续行驶在回家的路上。

  车到兴隆镇,还需要等从西吉县城发往甘肃静宁县的班车,必须静静地站在路边,要有足够的耐心,因为车什么时候会来,没有一个大概的时间,今天也许会来,也许不来,不来了只能另想办法。这天,暮色苍茫时分,我一身风尘,一脸疲惫,走进了老家的拱形土门,灶火门口的火光正在一闪一闪。父亲问路上走得好着吗?我说,好着呢,好着呢。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仿佛一眨眼的时间,我已年过半百,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地方,已发生了深刻的喜人的变化,正在让世人刮目相看。变化的方面很多,路的变化,又最为鲜明,感受最为直接,让亲身经历过的人发出无限感慨,哎哟,山沟沟里都修起了高速路;啊呀,昔日的乡间土路变成了柏油大道。

  是的,我也感慨,回家的路上,永远有让人心动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