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老闫的微笑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5-17 07:58:23 编辑:张立慧

俞雪峰

  春天的风沙肆无忌惮,我骑自行车到半坡,实在没力气了,只好推着走,结果迟到了。自行车位被占完,我有点急躁,想尽快找到一个空位置。越是焦急,越是忙中出乱,退来绕去,没有找到位置,正准备立好车子,动手将他人的自行车往紧凑挤一下,没等我动手,自行车管理员老闫急匆匆从大厅跑出来:你赶紧去上班,我帮你放好。我莫名地被感动,不由得多看了老闫两眼,堆满皱纹的脸上,洋溢着豁达的笑容。

  我坐在办公室里,仿佛把老闫的微笑也带了回来,心情好了很多。下午忙得一塌糊涂,直到下班,手头的事情还没有做完,当我有条不紊地做完事情,不紧不慢地下楼准备回家时,才意识到自行车没有锁,现在老闫大概也已经回家了吧。政务大厅南面停放自行车的地方,已经没有几辆自行车了,只有老闫默默守在我的自行车前,见到我,如释重负。老闫笑着说:当领导的真忙。我回应:我哪是什么领导呀,普通群众一个。他笑着说:我以为你已经回家了,不骑自行车了,如果再等不来你,我会把你的自行车推到安全室。现在好了,你下来了,我可以放心回家了,说完把钥匙交给我。我看着他的背影,很熟悉的背影,像父亲一样的背影。

  等我们熟悉到无话不说的地步,有时我失口叫他老闫,他也爽快地答应着,更多的时候叫他老哥或者老叔,他也回应着。老闫就是这样一个并不在意称谓的人,只要你能让他感到亲切和可爱,能够给他带来笑声和快乐,那才是很重要的。

  后来,我来迟了也不再在乎有没有自行车位置,交给老闫后就放心上楼办公去了。有时骑自行车来了,我却又出差或者下乡了,回来才想起自行车,想起老闫。有好几次,我出远门时,走时也没有嘱咐老闫把自行车放好。连续一个多星期没见我的自行车,我估计车子会跟我拜拜的,周日去单位,车子果然不见了,一切好像在我的预料当中。周一上班,我打车过来,经过政务大厅南门,老闫老远笑着喊我,走近调侃道:你担心车子,我担心你。我说,担心我什么?他说:担心我调走了,没人和我拉呱了,没人给我送书报看了。我还跑到楼上打问你的去向。我为了表达对他的感激之情,会经常给他送点书刊报纸。老闫喜不自禁,似乎很感动。我和书报就像他须臾不离的老朋友一样。

  年后上班,我想第一件事就是给老闫拜个年,然后再上楼去办公。早晨阳光很好,可是没见到老闫,下班又没见到,我纳闷:老闫是否不干了。我很失落,老闫知道吗?我还给你攒着年后的报纸,我还准备给你送家乡的土特产呢,老闫你在哪?我想和你拉呱。我现在已经开上小车了,你要知道了,一定会开心地向我微笑的,而我,也会再一次被你的笑容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