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小镇的集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4-12 07:52:15 编辑:张军

路铭

季节交替时的太阳在清早淅沥沥的雨声中不见了影踪,高原上的小镇今天有集市,昨晚盘算好了赶集的人们十有八九取消了这次行程。

小镇的四周都是山,和高原所有地方一样,都是千百年前先人们在方圆村子里落脚之后,寻找到的相对平坦又距离各自近些的地方,并开始了一个约定农历三六九或者一四七的日子作为集日,如此,传承至今。

雨稍微停了一点,大雾便开始缭绕弥漫了四周的山,顿时小镇有了一种世外仙境的感觉。远处的雾、路两旁刚刚展开绿叶的树,还有那些怕冷穿着棉衣的人,都让人有一种地域和季节的幻觉,感觉似盛夏的拉萨、冬日的成都、初春的南京、早秋的西安,和高原小镇没一点关系了。

如今的集镇商铺林立,虽然天气不好,商家们也知道集市会没多少人,但所有的商铺依旧还是开着门的。商家其实也是农人,角色的转换,说不清种地和经商到底哪个是他们的副业。人少,水果菜贩子们今天没有在市场内摆摊,而是都摆在了市场门口,期望如此能多少有点生意。我面前的水果菜摊是两口子摆的,和所有水果菜摊一样,后面是车,前面是摆满水果菜的案子,与以往不同,今天搭起了一个简易避雨棚。起初只是无意环顾了下他们的摊子,突然听旁边的人对着男老板喊:曹操,咋现在能说得很!我回过头来打量了一番这个曹操。曹操显然是他的外号,我们不如也就称他老曹吧。老曹45岁上下,中等个子,身体微微发福,方正的国字脸,脸色紫红。老曹的嘴是八字嘴,两边嘴角是向下的,说起话来嘴形就像是唱京剧,因为胖,老曹的一双小眼睛也快眯成一条线了。头上斜戴着一顶墨绿色的长檐帽。老曹见有人和他搭话,便从水果案子后面挤了出来,扶了扶雨棚的架子,开玩笑说:我一直没卖西瓜,一卖西瓜天就下雨。老曹的妻子赶紧附和着对所有人说:就是就是!而老曹又笑着道:闲着呢,进了八个瓜,不要紧。一会又转过话严肃地说:八个瓜也要一百多块钱呢!显然老曹和搭话的这个人是熟悉的,也是,常年做百家生意,在这个天地里,和谁都是熟悉的。

原来老曹最早不是菜贩子,27年前他是县上国营机砖厂的工人,说起这一段往事,老曹的眼里是放光的。谁都年轻过,农村的年轻人比的是力气,老曹年轻时也不例外,唱京剧的嘴形,手舞足蹈的动作,有声有色地表现出了他年轻时如何从一月60元的工资涨到后来1400元,如何从一个娃娃评为后来的劳动模范。农村人实在,老曹不在乎一张劳动模范的证书,在乎的是评为劳动模范后奖励的一身线衣。老曹在机砖厂干了17年,在那个火红年代里,虽然每天出砖很苦,但人心里舒畅。只可惜,和许多地方国营企业一样,机砖厂最后倒闭了,老曹也回了家。说到这里,老曹看着远处,叹息道:现在也吃不下那个苦了,也没有那个力气了。说完一低头又挤回案子后面。

我也该走了,离开镇子口时看到了油坊的马师,他不知啥时候刮了光头,看来今天他也是没生意的,一个人蹲在门口,门口飘着炉火的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