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春天,怀念一种花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4-12 07:40:30 编辑:张军

 蔡文刚

北方的春天基本上是在大风的吹拂下度过的,是风,还有热热的太阳把枯萎了一冬的小草慢慢唤醒,换上绿装。除了一畦一畦的麦田、漫山遍野的桃花杏花外,便没有更多的野花开放。即使这样,也不会令你失望。稍微留意,你就会发现,沟沟屲屲,渠渠畔畔,路头路尾都有一种绿色的生命,绽放着紫色的花朵,带给你无穷的惊喜。那便是马兰花。

马兰花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和适应力,它的生长不择土壤肥瘦,不求环境好坏,不畏天气阴晴。哪里有土壤,哪里有空地,哪里就有它摇曳的身影。走出家乡的小院,门口路的两旁,田间小道、草滩小溪、贫瘠的荒原,到处长满了马兰花。一簇簇、一堆堆,紧贴着故乡的山山水水。它更像勤劳朴实的农民,敏锐地把握着季节的脉搏,刚有春的气息,就迫不及待地钻出地面,用自己泛着黄绿色的身体展示着春天的到来。我和小伙伴掐去马兰花叶子的尖端,放进准备好的细竹管,用力吹气,那声音尖亮而悠远,传遍村庄的角角落落。在我们欢快的笑声和笛声中,马兰花的叶子越长越宽,越高越粗,绿色中泛着黑亮,一堆一堆,非常茂盛,小路两旁的甚至布满了路,任行人怎么踩,还是不变色,不枯竭。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雨,冲垮了小路,马兰花被连根拔起东倒西歪,等雨过天晴,没过几天,它又变得稳稳当当,没事一样。农人们正是看中了马兰花的根系深大,并且易活的习性后,便把它们用铁锹一棵一棵转移到自家田地塌陷的埂子上,一层层垒起来,来年春天,马兰花生根发芽,长势茂盛,地埂变成了一条坚固的防护栏,保护着绿色的庄稼免遭牲畜的侵害。

马兰花有自己淡雅而芳香的独特神韵,花色与众不同,始终保持着“万绿丛中一点蓝”的本色。马兰花的叶子长成一大堆后,就从根部长出一个很高的主杆,上面分出很多小杈,每个小杈的顶端接着一个花蕾,在风雨阳光的孕育中,绽放出一朵朵青紫相伴的花骨朵,花瓣呈拉长的不规则椭圆型,很大很长,上面有清晰可见的花纹,像蜻蜓的翅膀,煞是好看。花瓣数目不等,大多对称,要么八个花瓣,要么十个花瓣。等所有的马兰开花后,放眼望去,真是万绿丛中点点紫蓝。高挑的马兰花在风的吹拂下,摇来摇去,就像着素装的舞女,在观众的簇拥下尽情地舞蹈。每次折下花朵时,竟会发现花朵里藏着很多蚂蚁,当时想到,马兰花可能就是蚂蚁的家,因为都姓“马”。现在想来,觉得好笑。

马兰花的一生就像它的叶子一样,柔韧笔直,四季都保持着直立的身体,即便是被严寒冻干了之后。用手拽住马兰花的叶子用力撕扯,无济于事,才发现开出柔弱美丽之花的马兰,它的叶子是如此的柔韧有力。当我们发现了马兰叶子的柔韧后,在我们玩耍时,为了不让放牧的牲口走远,我们在牲口的笼头上拴上一条长绳,一端系在马兰花的叶子上,牲口怎么挣扎也无济于事。深冬,田埂、路边、山上都是长势很高的马兰花,颜色变得枯黄,仍然保持着直立的姿态。闲暇时,农人们用镰刀把它们割回家,晒干后搓成绳索,当作背篼绳,抑或拴羊,捆草之类,都很实用。

时光荏苒,世事沧桑。又是一个明媚的春天,在这个多风少雨的季节,我又一次见过那迷人的紫色马兰花。我突然觉得,人生当如马兰花啊,它不嫌贫富,它生命力强,它常开而不变色。正是因为这样,它在农村老百姓的心目中永远保持着那份高洁和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