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书房

来源: 上传时间:2018-02-27 07:27:20 编辑:

柳睿

  这世间有很多感情,不知所起,却一往而深,比如我对书房。

  小时候,住在老家的大院子,除了厨房是专门做饭的地方外,其他房子均没有清晰的功能划分,几乎每间房都盘了炕、摆了桌子,衣食起居做功课全在一起。

  后来跟父亲进城读书,父子四人挤在一间十几平方米的平房里,比老家的房子窄小了很多,却还增加了厨房的功能。每天晚上,我们姐弟三人围在一张三屉桌子边上写作业,度过了很多光阴。那时,多么渴望有一方专属的领地,支起一张长条桌子,铺上红布,桌子两头压上镇尺,用来看书写字,计算不同时速下甲地到乙地分别用了多长时间。这应该算是我对书房最初的想象吧。

  参加工作以后,几次买房,虽然房子不大,但总要留出一间当书房。书桌越来越高级,书柜越来越大,书越来越多,一切都按照想象中的样子陈设。唯一纠结的是,我喜欢书桌大而空,最好像诸葛亮的书案那样,几支令箭、两卷书简,简洁明了。但毕竟是现代文明照耀下的书房,不得不摆上电脑,七七八八的配件占了大半个桌子。从此,电脑就像鸡肋那样摆在书桌上,有之无用,失之可惜。

  再后来,看电视剧《琅琊榜》,便一心想有梅长苏那样的一间书房,隔帘听雨、水墨书香。在这样的书房里,手机、电脑、打印机等等现代文明的东西都是不合时宜的,必须被赶出去。一盆炭火、二三好友、青梅煮酒、鸿儒谈笑,那该是何等的畅快。说到曾经邂逅过的丁香般的姑娘或是邻家男孩,绝对没人@谁,更不会“摇一摇”就变成好友,自会有书童笔墨伺候,一个个暗自思忖、提笔研墨,写出“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之类的句子。再大胆一点,还可以飞鸽传书,诉说“思君如流水,何有穷已时”的思念,多少美好的情愫就在这一笔一划中慢慢生发,不疾不徐。

  话到此,突然一阵羞愧,一个不好读书的人,却在书房情结中纠缠了几十年。其实,写不写字、读不读书,和什么样的书房又有多大关系呢。

  【责任编辑】:安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