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冬日暖阳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2-08 07:23:54 编辑:张立慧

蔡文刚

  西海固的冬天,要比北方其它地方的天气还冷清。人们总是戴着口罩,脸上只露出眼睛,身体裹紧厚厚的棉衣,包得严严实实,行色匆匆,不愿在外多呆一会儿。

  在我生活的城市,每天中午上下班途中,总会碰到一些老人拎着一个小凳子,慢慢地走在街上。若放慢脚步跟在他们身后,你就会在城市的一堵围墙下,一栋高楼背后或者几座建筑群之间形成的空地上,远远地看见他们的身影。有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玩扑克的,有一堆人围在一起下象棋的,也有几个人静静坐着聊天的。每每路过这些地点,遇到这些慈祥的老人时,我总会禁不住走向他们,看他们打牌或者下棋。一看就会好长时间,让人奇怪的是不但感觉不到一丝的寒冷,身上还会有丝丝的温暖,非常舒服。这时候,我抬头看看挂在空中的太阳,发现总有一线阳光透过楼群的缝隙斜斜地照在老人们娱乐的地方。阳光没那么刺眼,黄黄的泛着光亮。我突然特别怀念我的姥姥,我敬佩她是一位不识字的文学家,竟能把冬天的阳光形容得那么富有诗意。记得很小的时候姥姥说过一句话,她说冬天的阳光就像橘黄的灯泡装在罩子里,只能从心里感受到温暖。阳光白花花地照着大地,和冬天的气温抗衡。在寒冷的冬天,老人们总能找到这些避风的角落,在这里,阳光就像被罩起来的灯泡,老人们已经完全忽略了环境的温度,尽情地用心享受彼此之间带来的快乐。阳光照在他们一张张慈祥的脸上,温暖而幸福。

  此情此境,勾起我儿时的回忆。小时候家里穷,乡下农村的冬天,屋子里除了一方土炕温热外,没有别的取暖工具。即便有炉子也不生火,因为家里的煤炭不多,节约着用才勉强能维持到过完年,所以屋子里生火也要等到快过年的时候。那时候早晨只要醒来,在被窝里就呆不住了。穿好衣服坐在炕上等着太阳光线投射到窗户时,我们再也不听大人的阻拦,急急忙忙溜出去约上小伙伴玩。我们会在村庄里找一块太阳最先能照到的地方,大多是一堵破墙或者房屋的后背,我们称作“阳屲旮旯”。大家都穿着厚厚的棉衣,那时候的棉衣棉裤都是母亲缝制的,衣袖很宽。每个人把两只手筒在衣袖里,面向太阳,静静地晒着,等面部稍微暖和些便转过身子晒后背。等阳光铺天盖地洒向大地时,我们早已玩得不亦乐乎,身上冒着热气。这时候,会有很多老奶奶住着拐杖,慢慢地走向一堵墙,背倚在墙上,相互说着一些关于岁月的话,开始她们一天的生活。男人们更是直截了当,干脆靠着墙半蹲在墙根下,互相递着烟,品味着岁月。烟雾在晨阳里闪着亮光缭绕在他们周围,像是为他们的言谈伴舞。

  如今生活好了,阳光还是那缕阳光,人走了一茬又一茬。在冬天,不管走到那里,依然能看见安闲享受冬日暖阳的人们,心里总觉得很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