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角色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2-08 07:23:10 编辑:张立慧

李敏

  呱呱坠地之时,便有了第一个角色:女儿。这应该是整个人生中最惬意的一个角色了吧,啊呀啊呀胡乱学语,颤颤巍巍学着挪步……这些过程都是毫无意识地向父母索取,使劲汲取营养快速成长。

  六七年后,该入学了,有了一个新的角色:学生。然而,绝大多数的孩童总是厌烦这个新角色,今年新入学的小外甥认真地说“奶奶我好羡慕你呀,不用去学校”,一如二十年前的我羡慕妈妈不用去学校、想从六岁直接跳到二十岁一样,何其相似。然而,如同小时候妈妈说她羡慕我可以去上学一样,现在的我也会羡慕小外甥,可以去学校。平常,人们说人从出生走到生命的末尾,是画了个圈;其实在这个大圈里,还套了很多小圈,不用走到末尾既已然开始回望过去。

  学生这个角色的长短,因人而异得厉害,像我这种老赖,一不小心就赖到了二十七岁,然后迎来了又一个新角色:老师。这个角色是崇高的,是厚重的,是需要良知在前、辛劳前行的。所谓“德高为师、身正为范”,所谓“春蚕到死丝方尽”,所谓“长大后我就成了你”这些小时候听到、学到的,不料自己正在体会践行。这个角色规划的路,漫漫而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此,要感谢使“教师”这个角色得以诞生的那一个群体:学生。铁打的校园流水的学生,在大学校园这方寸土,主角永远是二十岁左右稚气未脱活力充沛创造力十足的年轻人,新鲜的念头新奇的想法新颖的观点无时不刻地在校园上空氤氲。也因之,即使冬去春来一年年,然,花更红,叶更绿,老师们也看着自己的学生,从大脑到内心跟着焕新。

  一只脚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时间总是以它的节奏滴滴答答往前走,永不歇。新的角色不断加身,对生活的体会悄悄转变,床头的书从小说到杂文、随笔,再到历史、散文,甚至曾经只活在课堂考试之中的哲学居然也有兴趣去翻翻;后来,摆上了育儿的书籍;再后来,床头翻书成了一种奢侈享受。刚诞出的婴儿应该是这个世上最美好的事物了吧,纯粹至极、可爱至极、温馨至极,同时,又那么幼小孱弱,所谓的“母性”就是这样被唤醒且激发的。“母亲”这个角色真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对于新妈妈,挑战一方面来自于对婴儿的照顾;一方面,来自于有了翻天覆地变化的生活。有些时候,心智的成长就在一瞬。

  最近,总喜欢一遍遍回味曾经看过的一本小说。其一是严歌苓的《小姨多鹤》,有句话在有关妈妈的文字、照片注脚中经常出现:女本柔弱,为母则刚。短短八字,万般艰辛隐藏其中。现如今才知道,抵御艰辛的刚强,往往是深情凝望那张熟睡的安静纯真面庞时油然而生的,这种刚强,纯粹、果断而坚韧。其二,喜欢回味一本小说的名字《一地鸡毛》。只说名字,是因为阅读这本小说的时间太久远了,完全记不起其中的人物和情节了。可能是一本爱情或婚姻小说吧。不得不感叹汉语文字的博大精深,书名短短四字,高度概括了一种生活状态,这种生活状态内容多样、情愫暗涌、意境绵延,意会大于言传。最后,以近期刚学会的一句话做结尾:世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依然热爱生活,罗曼罗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