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温暖的世间需要学会“说爱”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12-27 07:28:48 编辑:张立慧

——读诗集《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

卢永

  《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这部诗集,收入了韩东、雷平阳、余秀华、沈浩波、王妃等知名的当代诗人158首经典作品。这些诗作大多来源于诗人们对爱情、生活的感悟与哲思,读来,扣人心弦,发人深省。

  诗集《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的书名,来源于王妃的同名诗,王妃这样写《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省略姓氏。有时也会省略名字/直接说嗳或者嗯/争吵,或者不理不睬,但不影响在餐桌边/围坐、就餐、叮嘱孩子/在拧灭台灯之前,把明天再次认真的算计一遍……”。这首诗在表达上的独特之处是,诗人用一个一个非常普通、真实、具体、逼真的场景来诠释“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诗歌中的主人公是一对中年夫妇,他们已没有多少情感交流,生活变得平淡而且平庸,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继续睡在一张床上,靠亲情作为彼此坚固的维系。虽然,诗歌的末句写了“这些能散发热气的名词,会让冰凉的被窝和身体/慢慢暖起来”,但这种,“生活在一起”却“不会说爱、不懂说爱”的夫妻,的确让原本该温暖、有爱的生活,失去了它的温度和实质。诗人的这首诗,不啻于一声棒喝,试图唤醒我们麻木的神经。从前的爱情简单却动人心魄,而当爱情变得随意、过度时,诗人就连身体也“荒凉”与“镇定”起来。虽然王妃与路亚对爱有着不同的阐述,但如何学会“说爱”,让爱回归“神圣”,让我们生活的世间“温暖有爱”,却成了我们每个人都需要静心思考的问题。

  除了许多与爱有关,感情真挚且细腻的情诗外,诗集《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中还有不少诗作对生活作出了耐人寻味的体悟。如周公度的《这么好的信》,“为什么没有人给我写信/写一封这样的信/信里说法国式的接吻/说春天,小城,和溪水/……说‘祝好。某某。/某城。某年某月某日’”。至少在二十年前,书信仍是我们交流的主要方式,那些一笔一划在信纸上写出的字,带着体温,带着时间与距离的期盼,美好而缱绻。但转眼间书信就淡出了我们的生活,“从前慢”成了一种无奈而期盼的梦。诗人黑光这样写《人生虽长》,“铅笔虽长,有写短的时候/人生虽长,有只剩最后一天的时候/一切都是瞬时……多空啊,多亮啊/我要多一百只眼睛多好啊/多欢啊,多悦啊/我要多一千个手臂多好啊”。不得不说生活在都市的我们,总会受到这样或那样的困扰,但不管这尘世有多少的不完美与难以逾越的沟壑,人的个体生命却只有一次,生命也总有走到尽头的那一刻,用心地拥抱生活,学会“说爱”才是睿智的。

  索非亚·罗兰说:“如果你没有哭过,你的眼睛就不会迷人。”《我们不说爱已经很久了》或许就是一部,读着可以让人流泪,读后让生活充满诗意,从而变得更加迷人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