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由戏剧《走雪山》想到的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12-06 08:00:30 编辑:易兰

火仲舫

  冬天的乡村戏台上,一对老男少妇相互搀扶,艰难行进。从他们的唱腔和动作中,就可以领悟到当前的意境:绵延千里的广华山,北风裹着大雪,飘飘洒洒,铺天盖地,严寒使他们不堪承受。之后,这位银须飘洒、步履蹒跚的老生,身背娇小惊恐的小旦,边唱边行进,形成了一个接一个戏剧造型。最后,老生脱掉了外衣,披在小旦身上,而他自己却被冻僵,直挺挺倒在戏台上……

  这是笔者小时候看的一出《走雪山》的秦腔戏,自此,心中便一直萦绕着那种悲壮的场面和那感慨万般的故事。

  接下来,又看了一折《平贵回窑》。这是全本戏《五典坡》中的一折,又叫《赶坡》,演绎的是王宝钏的故事。

  这时观众群里便有人感慨道:“曹福走雪没老汉,平贵回窑没宝钏。”当时年纪幼小的我并不懂得其中的含义,心想:戏剧人物明明在戏台上做戏,戚戚唉唉地吟唱,为什么说没有他和她呢?

  后来,随着不断地介入戏剧排演,了解戏剧常识,有关“没有”这两个人物的情由才渐次明晰。

  《走雪山》是《义仆忠魂》全本戏中的一折,故事梗概是:明朝嘉宗时,魏忠贤谋位,约文武官员过府画押,天官曹模不服,遭全家问斩,曹模及夫人自刎,家人曹福保曹女玉莲奔山西大同投亲,途径四十里广华山,天降大雪,曹福将衣服脱于玉莲御寒,而他自己却冻病而死;打猎兵护送曹玉莲至义父李德政府上。魏忠贤又假降圣旨捉拿李德政问斩,副将张守信约会十四路之兵进京讨魏,魏忠贤被杀,曹模平冤。

  该戏以唱功为主,一老一少、一男一女,在走雪山去大同的路上相互搀扶,挣扎而行,边走边唱,唱做并重,刚柔相济,情节感人。这戏的感人之处,主要在老生曹福身上。曹福本是天官曹模收留的一名孤儿,随曹而姓,他出于感恩,冒着杀头危险,护送唯一幸存的曹女玉莲。曹福本是健壮后生,一对青年男女,一路之上,晓宿夜行,诸多不便。封建礼教,讲究男女授受不亲。憨厚老诚的曹福便以面敷发,粘贴胡须,改装成老家院模样,身背手扶,护送娇小温柔的曹府小姐,脱离险境。

  再说《平贵回窑》。王宝钏的故事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出戏“没宝钏”的原意。烈性的丞相千金宝钏,不遵父命,放着新科状元不嫁,却将彩球抛向乞丐薛平贵之手,父女三击掌断绝亲情之后,宝钏奔上城南寒窑,毅然与平贵结合。平贵降妖马有功,唐主封他为后军督府之职,可是由于宝钏之父丞相王允联合二婿魏虎弹劾,改封为征战西凉夏国的先行官。平贵作战英勇,屡立功劳,可是身为元帅的魏虎时时陷害,防不胜防,身遭困境,不得不投降西凉,招为驸马。后来做了西凉夏国国君。宝钏身居寒窑,孤苦度日,暑去寒来,一十八载。试想,一个曾经在相府身穿宝衣,品尝山珍海味,衣食无忧的千金之体,身居寒窑,饥寒交迫,精神煎熬,长期抑郁,孤身无助之人,她能熬过十八年吗?因此,薛平贵回来探望之时,王宝钏已经亡故,寒窑落满了灰尘。这就是“平贵回窑没宝钏”之说的因由。至于戏上演的他们夫妇在山坡上相互试探、戏谑,而后回窑相认,奔向王相府算粮,进而薛平贵时来运转,当了大唐皇帝,王宝钏当了皇后,来了个风光“大登殿”等诸多美好情节,自然都是编剧依据观众心理和人民的朴素感情演绎而为的理想之作。

  观赏艺术,理性思考,如此的演绎,却为何千古传承,脍炙人口?就是因为这种演绎彰显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人们在欣赏传统戏剧“奸臣害忠良”和“相公招姑娘”的表面情节时,蕴含的鞭笞假丑恶、弘扬真善美、倡导正能量,顺乎民意的道理深深根植于民众心里。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就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守中华文化立场,立足当代中国现实,结合当今时代条件,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同时还强调,要“深入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的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结合时代要求继承创新,让中华文化展现出永久魅力和时代风采。”

  曹福舍己为人的道德精神,王宝钏对爱情忠贞不渝的坚守,其实就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一部分,因而能够代代相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