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记者能给予的力量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11-08 10:25:36 编辑:易兰

张艺菲

  知道有记者这么一个职业,是在大学教室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课堂上,老师提到了20世纪初美国著名记者、政论家约翰·里德,定义他是一名有情怀的记者。

  直到自己进入这个行业,接触到的是再普通不过的人和事,采写的内容好像只是在完成某种任务,对记者这个职业的憧憬变了样,渐渐地失去了最初的激情。坚定的认为,“记者的情怀”这些字眼只能体现在大型突发性、灾难性报道的经历过程中。

  直到我遇到一个女孩。

  那是2009年的一天,我接到一个求助电话,说她的女儿得了某种严重的病,没有钱医治。对于报社来说,这种电话太多了,带着疲于应付的状态,我去了她的家里。这是城乡结合部一间仅有十来平方米的房子。一对父母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在这里。他们是为了孩子上学,从乡下搬到城里来的,原本打工的收入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可一切因大女儿患有肌萎缩侧髓硬化症改变了。医生说治愈的可能性不大,但他们不想放弃,倾其所有希望女儿恢复健康。了解完情况,我起身离开的时候,躺在床上的女孩无力的手似乎抬了一下。因还有其他采访任务,我留下100元钱,安慰他们一番,匆匆走了。跨出门槛的同时,我回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她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报道刊发了,但之后的事情我没有去了解。过了两年多时间,那片城乡结合部拆迁,我跟随报道群众安置情况,我想起了那个女孩,经打听,他们一家早就搬走了,因为,女孩已经去世了。我说不清当时的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透不过气。我回想当时采访的每一个细节,女孩抬起手肯定要拉住我,想对我说点什么,我回头看到的那个眼神是充满了多少期盼,可我做的,只是就事论事的简单报道,没有关心到底有没有捐款,没有关心女孩看病的情况,我自责于没有加入努力挽留一个脆弱的生命。

  我逐渐明白了什么是记者的情怀。做好一名记者,首先要做好一个人,有人的良知,有人的担当,有人的情怀。

  2015年,原州区开城镇开城村有一个叫余娅思的村民写给报社一封信,信中叙述了她的生活,但没有说明写信的目的。

  第一次和余娅思见面,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在市人民公园里,她的孩子因严重痢疾在公园旁边的原州区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孩子挂完针,她抱着孩子晒太阳。我老远就认出了她,饱经风霜的外表,资料中提到的30岁似乎和她没有关系。

  走上前轻声与她打了招呼,因为看起来不满一岁的孩子躺在她怀里睡着了。

  整整一下午的聊天,她谈到了她的出身,谈到了她努力读书,谈到了她因父亲车祸而辍学,谈到了她的恋爱和结婚。

  她说,她知道丈夫家境不好,但从小没怎么吃过苦的她想得简单,只要夫妻恩爱,好好过日子,再难也能挺过来。可是婚后的压力让她不能承负之重。刚进门时,丈夫家只有两间破烂的危房、两孔冷窑,10亩耕地是家里最值钱的财产。外太爷90多岁,卧病在床,公公二级肢体残疾,婆婆二级智障。

  知道余娅思底细的人都认为,她过不下去这种苦日子,迟早会离开这个家,余娅思动过这种心思,但面对三个可爱的儿子,面对三位躺在床上呻吟的老人,面对为生活操劳的丈夫,她于心不忍。她说,这个家已经溃不成堤,如果她走了,就彻底垮了,她要撑起这个家。

  她说,给报社写信,不是想得到捐款,她想贷款养牛。

  第二天,我跟随她来到她的家里。两间破烂的房子、两孔冷窑仍在,三个卧床的老人现在只剩下婆婆一个人,家里因料理其他两位老人的后事和盖房子,欠下几万元的债务,但这些余娅思并没有对我说。她拉着我走到牛圈跟前:你看,我养的两头牛有多好,可这些牛不是我的,是我赊来的。我想贷款养牛,可是依照我们家的条件,我没有任何能抵押的东西。”她说的时候很激动。她说,我不想过穷日子,我卖过干粮,卖过早点,做过很多小生意,都因为一家老小没人照顾收了摊。但坐在家里也有坐在家里的办法,现在政策好,务农不靠天吃饭了,什么事都要靠人干,我想试试养牛,你能不能帮帮我。

  我被她的情绪感染了。

  10月23日,我的一篇《为贫困的家撑起一片晴空》刊登在《固原日报》百姓生活专刊。不久,余娅思通过申请,获得了5万元农村妇女创业贷款。余娅思养上了属于自己的牛。之后,我们一直保持联系。

  再见余娅思,是今年7月。村里依托安西王府遗址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有利的地理位置,发展乡村旅游,余娅思办起了农家乐,专门打电话邀请我去看看。两年的时间,余娅思变了一个人似的,着装干练,脸上一直挂着笑,整个人更加自信了。村里也变样了,一户户农家小院整齐排列,其中就有余娅思的院子。她还带我参观了她的牛圈,十几头大小不一的牛个个毛色发亮,圈里打扫得非常干净。余娅思告诉我,创业贷款全部还清了,她是村里的建档立卡户,又享受到养牛补贴和扶贫贷款,增加了几头牛,农家乐也有收入了,她还让我出主意帮她想想怎么样办出特色,吸引游客。

  比起第一次的沉重,这次见面,我很开心,有一种莫名的感动。

  我的微信朋友中,有30%的人是通过采访认识的,他们中有养殖专业户,有种植大户,有做蛋糕的师傅,也有修下水道的工人……和他们联系中我能感受到,记者和采访对象,不仅仅是采访和受访这么简单的交往,如果记者坚持正确的导向,常存温暖情怀,传递给他人正义的、积极的力量,或许可以引导一个人选择正确的生活道路。

  余娅思的经历其实很普通,只是固原贫困地区群众勤劳致富的一个缩影。六盘山片区是国家新一轮扶贫攻坚的主战场,固原当下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就是打赢脱贫攻坚战,这两年,我们的采访,一直锁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让我们能感受到力量的故事还有很多,如果多一些像余娅思这样,本着“不想再过穷日子”的单纯信念,不等不靠,鼓起精气神,凭双手努力劳动的人,这场战役,我们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