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远行 毕业

来源:宁夏日报 上传时间:2017-09-12 10:21:39 编辑:王丽

  我想,多年后我还能记起那个清晨在济州岛喝下的那杯牛奶,玻璃杯包裹着无法描绘的温暖和美好。

  五天想来也是短暂,停靠在一个陌生而又嘈杂的国度,听不懂话语,看不懂文字,对一切陌生却又充满好奇。走啊走,丝毫感觉不到疲惫,内心那个小宇宙在挣扎着呼喊:“再出去走一遭!”

  过去的21年里,去过不少地方,但这些记忆似乎都无法与此刻我内心的悸动相提并论。坐上大巴,看着公路上穿行的车辆,看着林立的广告牌,不知道下一刻,会与这个国度碰撞出怎样奇妙的火花。

  路上从化妆品到育儿经,和小伙伴聊得格外开心,直到取行李都还觉得意犹未尽。坐了许久的大巴,到酒店已是夜色沉沉,寄放好行李就拖着小伙伴去超市觅食。酒店外就是大海,深夜里海风凛冽,我穿着短裙逆风而行。

  天蒙蒙亮,推开落地玻璃窗,不带一丝杂质的天,宝蓝色的海水,以及红白相间的屋顶,美得让人沉醉。坐着大巴车,摇晃了半个小时,到达城山日出峰。山很平缓,眼前一片静谧的绿色。撇下大喘粗气的小伙伴,一口气上到山顶。尝试用手中的相机将此刻这雄浑壮丽的日出收进我岁月的图库。

  在海边匆忙行走,捡几片带着火山石味道的贝壳,闻闻海风的气息,看看晶莹纯粹的天空,想把自己与海水云朵定格成时间里一个凝固的点。这是我近来不时会迸发的念头——越来越害怕自己会忘却目标,会被现实和人生的易变打败。此刻的宁静,让我暂时卸下许久以来自设的枷锁。不去提醒自己要拼搏。

  我曾经说,未来的我一定要在车水马龙的城市有一处自己的容身之所,在高楼林立的城市过完我骄傲的人生。那时我鄙夷乡村生活,认为蝉声鸟鸣都是聒噪,瓦片屋顶尽显破旧,泥土肮脏而带着腥气。当我慢慢去认识人生,我开始发现平淡有多难得。后来我发现这就是我人生的轨道,是我注定会到达的彼岸。无论中间经历了怎样艰难的选择,那些要降临在我生命里的幸运和劫数,都会如期而至。

  于是我慢慢劝自己听从每一刻内心的声音。那晚我吃下爽脆的炸鸡后感到格外饱胀。我害怕脂肪的堆积,可是我的味蕾领略到了食物的妙不可言。在我胖了许多年的路上,我活得很洒脱。而减肥路上那些压抑的日子,也收获着另一种美好。那天看“奇葩说”里思达问执中:有没有人可以告诉我人生究竟应该怎么活?而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个简单的答案,那就是认真活,任何一刻都不放弃自己的信念。

  在广藏市场的街头,情绪很放松很愉悦,我们在市井气里行走,填着空虚的胃。突然,就在喧闹而狭窄的小吃街里,同伴放声大哭起来。那一刻,我不知该怎样劝解安慰她。我拿着纸巾帮她拭去脸上的泪水,但不敢提起些什么。人生漫漫,我们要面对要直视的,永远都是心底那个自己。

  行走中,时而感觉疲惫恐慌,时而又觉得愉悦坚定。我会怀疑每一个做过的决定,不确定这份抉择是带来沉重的挫败感还是长久的光荣。我会害怕沉寂时刻涌进心底的一点点小凄凉,那是脱离大众狂欢的落寞。而身处人生这片浩瀚海洋,我们会在一次次新的体会中参透生命的意义,进入某个在平淡生活中难以抵达的未知空间。

  毕业季,会有许多混乱的感受。伴随着临别的恸哭和对未来的茫然,我们告别了一次又一次,却在珍贵的一个月时间里,想要用力抓住每一个细碎的瞬间,编织成宝贵的记忆。人生的旅行会有千百次,会有不同的风景和人出现在旅途,而它永恒的意义就是让我们直面每一个脆弱或疯狂的自己。

  从首尔回来的一周里,一小时的时差让我仿佛还在梦中,总也醒不来,疲惫而又带着一丝焦虑。我想,未来的日子里我要逐渐与孤独与躁动告别。而我,也将与每一段新的旅行、新的人生际遇相逢。我怀着感恩与期盼,等待……(熊玮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