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午后,馈赠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07-13 08:03:27 编辑:张立慧 实习生 张小琴

高丽君

一个月来被感冒缠绕,疼痛难受,昏沉懒散,好久都没静下心好好读过书了。

搬张椅子到阳台,午后的阳光射进玻璃窗,暖意融融。

伯恩哈德曾说,每当我们身边有一个人,一个可以与其无所不谈的人,我们才会坚持活下去,否则不行。这个人是谁呢?很多人终其一生寻觅,最终无获。

对于能从阅读中获得愉悦快感的人来说,书籍馈赠的“另一半”,就是文字搭建的那些海市蜃楼。

  《让“死”活下去》里,陈希米娓娓道出对丈夫史铁生的深情絮语。21岁就高位截瘫的作家,和病魔斗争了三十多年,终于不用再看山惊水险了。那个不屈命运的人坦然陈言:我可以负责的说,本人即使已经坐上轮椅,依然可以春心荡漾,可以不依不饶,可以尖酸刻薄。他们夫妻在一起时间不长,爱情却如月光般绵长。比起世俗的爱情,我更羡慕这种灵魂的契合。用白纸黑字为证,爱与痛都值得敬重。

  苏珊·桑塔格的《重点所在》,读起来比较晦涩。这个双腿修长的女人,穿着鹿皮短裙长筒皮靴,曾经成为街头一盏时尚信号灯。她经历过荣耀和光环,也忍受着疾病的折磨。依托激情,一手搭在新世界,一手对自己的过去进行清算。真正的批评家总是形单影只,她从框架和理论掩埋中破土而出,甘于把自己摆在了文字中央,把批评变成一种倾诉,使读写之间达成一种静静交流,所以被誉为“美国的良心”。

  在她看来,城市、街道、时尚、人群、先锋电影资料馆比书斋更有吸引力。她以为,一个作家,怎么可能对时尚不敏感,怎么可能对正在发生的事置若惘然?选择站在大众文化的一边,她赢的是整个世界。

  很多人因苛求完美会不自信,抱怨命运的不公、自己承担过多。我也一样。这个下午,我一个人说:命运嘛!休论公道!豁然开朗。是的,既然命运毫无掌控,何不善意接受?我们可以享受生命带来的无限乐趣,为什么不可以坦然接受命运赐予的苦难不公?

  《一代宗师》中,她站在大街上,对他说:叶先生,这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这句话写尽了爱情的真谛。初见时的怦然心动,结束时的恋恋不舍,走过万千世事的怅然无声,皆在其中。不如意不顺心时,那些睿智与冷静,宠溺和理解,平和地包容,温柔地劝说,就是命运给予的最好礼品。

  阳光从窗边斜过去,风刮走尘埃,时光在书香中慢慢溜走。这个下午,和内心有关,和真善美有关,多么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