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春去秋来无盛夏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07-13 08:00:36 编辑:张立慧 实习生 张小琴

彦妮

  因为汽车尾气和各种玻璃制品的光污染,每到夏日,都市就像一个冒着热气的大蒸笼,处处滚烫、处处灼目,令人无处躲藏。加之住在顶楼,进门便有热浪相迎,睡觉更似洗桑拿,夜夜残梦皆湿透。愈是这样,我便愈是怀念六盘山的清凉。

  犹记酷暑去固原,莽莽苍苍绕六盘。那时那地,人若忽然遭遇了太阳雨,从头到脚都凉了下来。在干旱少雨的黄土高原,此地降水最多、水资源最丰富,素有“湿岛”之称。所有林木皆精气神足,茎叶舒展飘逸,青绿如山水泼墨,哪里有半点焉巴巴的样子?天空似在流火,林下却吹软风。曾闻此地“春去秋来无盛夏”,以为夸张,待亲身经历过半是海水半是火焰的体验之后,不由不信。

  凉殿峡自古是避暑地。亭台楼阁,小桥流水,一切都委婉含蓄。因为峡谷处悬崖峭壁极为险峻,故溪流交错,瀑布飞泻。摄氏15度的气候,温润得叫人怀疑:如此高的地方,需要多大的空调才能控制这般的恒温?勒马石、柱墩、马槽、插旗座等遗址,无不叫人敬服一代天骄的智慧和眼光。弃蒙古包,舍咸奶茶,旌旗十万扑西夏,征战沙场几万里,只为六月凉殿峡。看遍胡马嘶风、见惯旌旗翻雪,金戈铁戟上六盘,当然会“任流光过却,犹喜洞天自乐”。

  经过野荷谷,道路愈加崎岖。仰望绝壁上的松柏和白桦,不禁感叹造化之神奇,它们从一粒种子变成如今的模样,经历了多少风雪冰霜?我站在三楼开窗望地尚有眩晕感,它们立于3千米的绝壁,是否会感到不适?缓坡及谷底布满油松和落叶松,香水河在脚下缓缓流过,水生野荷犹如朵朵伞云,掩映在葱茏的树木与清澈的河面之上,出淤泥而高洁。听导游说,如此素面朝天的独特神韵,乃全国一绝!峡谷的尽头还有气势磅礴的飞瀑,冬结冰,夏飞雨,久立则肌骨冰凉。而沿河床蜿蜒行进的道路,正是秦始皇当年出巡的鸡头道。

  小南川被誉为小九寨沟。古树苍劲,山石壁立,溪水潺潺、清澈见底。流泉如银飞泻,飞鸟贴水而翔,苍翠芳菲中一把红伞慢慢移过,氤氲、轻灵、如诗如画。野花遍地,幽香扑鼻。伏身在路旁的任何一个地方,都会有异样的感觉,觉得花瓣与碎叶皆被自然赋予了某种灵性,只要跟它们亲近,所有外界的纷繁与苦恼便忽然云散。

  “峰高华岳三千丈,险据秦关百二重”,登上海拔2942米的米缸山主峰,仿若超凡脱俗一般,感觉自己随时都会生翅穿越苍茫云海,亲吻隐没在绿树红花之中的沟沟岔岔。有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一切人为的景色便难掩雕琢痕迹。于是我故意绕开现代元素颇重的匠心之地,专寻林间那幽邃处的点点碎光、星星野花。尽管那里也布满参天大树,亦有奇花异草、珍禽物种,但我更愿意在原始的溪流和瀑布怪石中,涉险追溯一根藤蔓的来世与今生。

  因为涵养林保护措施得当,故六盘山系河流遍布。北坡的清水河向北流至中宁县汇入黄河,西坡的葫芦河汇入渭河,东坡的泾河水系向东流至西安市以北汇入渭河。而著名景区二龙河,则是泾河的主要源头。桂花崖、菊花涧、九阶水等景区,听名字就散发着三分诗意。峡谷全长20公里,是六盘山自然保护区的核心区,也是野生动物和野生植物最丰富的地区。我见过山鸡和野兔,听说还有狍子、林麝、金钱豹、红腹锦鸡等200余种动物,其中国家珍稀动物就有30多种。

  荫翳蔽日,谷风习习。偶遇原始森林,感慨愈发良多。人如沧海一粟,不过百年寿路,而奇峰叠嶂中的树木,千年依然钻天。除了杨柳、红白桦,在这里我还认识了辽东栎树、混生椴树、箭竹、以及川榛等数百种树木。席地小憩,满地葱绿,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花草,宛若法国画家雷杜德的水彩画。它们见缝插针地分布在林地的山洼石缝之间,使这里的每寸土地,俨然有了生生不息的意味。

  植物园更是集中了数以万计的生态植物,密密匝匝、高矮错落,让人目不暇接、难呼其名。蔷薇园、鸟语林、本鹃园等24个园区,园园姹紫嫣红异彩纷呈。虬龙展姿、山野水磨、野葆枕流等特色园,更是展现了千姿百态的珍稀动植物和湿生动植物,使六盘山成为名符其实的水源涵养林基地和天然动植物博物馆。

  “六盘山上高峰,红旗漫卷西风”,一首《清平乐·六盘山》,使这里成为西北重要的红色旅游景点。进入六盘山红军长征纪念馆,听讲解员讲着先烈们的事迹,亲眼目睹先烈们用过的遗物,立于纪念碑下,看纪念广场游人如织,不得不思忖:这里的哪一寸热土,哪一片阴凉,没有浸透先烈们的鲜血?“秦家筑城备胡处,汉家还有烽火然”,无论古今,没有和平作保障,即使这里处处皆为仙境,亦会被炮火硝烟毁于一旦。

  回到城市,站在沥青水泥盖住的路旁,看高楼大厦虚假山石,我恨不能立时逃离这个令人浮躁的地方,然后再去六盘山,找寻更真实的自己。虽然我也清楚,在人类足迹似乎无所不至的今日,世间已没有几处不为人知的秘密所在,但我还是相信:滚滚车轮尚没有碾过六盘山的深山腹地,在凉爽宜人的自然氧吧里,六盘山还是我们深藏闺中的私房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