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那个身患癌症的姑娘,终究还是走了

来源:固原新闻网 上传时间:2017-03-13 18:06:54 编辑:王鹏飞

  王永霞,那个母亲口中喊着霞霞的姑娘,患癌走了,还没有等到1月27日的春节,还没有到等到春天的到来,就在正值隆冬的时候,就撒手人世了,也许,她是去找三毛了,和三毛一起去撒哈拉沙漠拾荒,一起去大加纳利岛看荷西曾经改造过的海滩了。
  也好,姑娘去了,没有了疼痛的折磨,可以在这个花季的青春里,好好地读完我送的那两本书《一个人的朝圣》和《解忧杂货店》。初识姑娘,是在固原日报上刊登的“爱心筹”上,加了姑娘微信,给她送上了我和朋友的生活费,总觉得这样的花季雨季的年龄,不该经受病痛的折磨,应该有爱,恨,孤单的权利。
  关注了姑娘后,这时正值学校期末,心不在焉的考完试,取出书架上如珍宝般的两本书,一本是日本作家东野圭吾的《解忧杂货店》,一本是英国作家蕾秋·乔伊斯的《一个人的朝圣》这两本书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两本书,就像《一个人的朝圣》中哈罗德告诉的我的一样,生活就像走路一样,就是将一个脚放到另外一个脚前面,然后机械的重复这一动作,你会发现,其实,生活和生命就是这样,不需要刻骨铭心的想法,不需要处心积虑的去计划。也是受哈罗德的影响,我决定徒步去看望这位处在病痛中的姑娘,跟哈罗德一样,带了一份生的信念,和对生活的渴求,就上路了。
  那天,我清晰的记得,下了雪,校园里新人三三两两,路上车辆也是少的可,肆虐的大雪下着,丝毫没有停的意思,一场大雪的覆盖,像是盖住了生活之前所有悲与痛的痕迹,只留下白茫茫的一片,去让人们去猜测,去幻想,去期待春天到来的样子。
  一路上,我都在纠结于《一个人的朝圣》的结局,我始终不相信书中的结局和我现实中所做的是一样的,哈罗德的朋友,那个瘦弱的患癌老人最终还是等到哈罗德后撒手人世。我始终安慰自己,不会的,姑娘很坚强,一定会挺过来的。后来,才发现,现实和书中竟然不差大别。
  快到姑娘家门口的时候,我强忍着泪水,带着满脸的欢笑走了进去,我看到瘦弱的姑娘躺在床上,满床的鼻血纸,屋里散发着浓重的中药味,一时我竟不知要做些什么,惊讶的是平常劣些洁癖的我轻轻地推开纸堆,在她的床头坐了下来,掏出带来的书,姑娘在疼痛中忍着扶起身子,挤出像四月桃花般的微笑,我怯懦了,终是没有伸过去想要和她紧握的手,现在想起来,对自己心生鄙夷和惭愧。
  和姑娘相处的时间终是短了些,因为我害怕看见她咳嗽流鼻血而疼痛不堪的样子,我害怕看见那位一夜之间白了头的母亲脸上心生疼顾和焦虑的样子,我害怕眼角的泪就那样不争气的流了下来,自打从小,眼睛就软,看不得世间所有的苍凉和离别。我起身告别,说了声下学期还来看你,我明天要回家,坚强些。姑娘点点头,应着,好的。这句“好”,竟“骗”了我一辈子。
  出了那扇门,再也忍不住了,靠着墙,任其身子滑落到地,泪水就像那天肆虐的雪一样,停不了。我竟不知,这一转身,便是一辈子,忽然相信了那句话,有些人,一转身,就是一辈子。
  你始终要相信,有些话,在一定年龄与时间,会自然懂得,不必去强求在任何时候要做生活的智者。
  此后,姑娘会隔三差五发朋友圈,简单的说明自己的病情,我看到了,也安心了不少。后来,因为写作的原因,好长时间也没有用微信。不过,在春节的时候,我给姑娘送上了春节祝福,好长时间也没能得到回应,我没多意,等回到学校,闲时翻看姑娘的朋友圈,才恍然惊觉,1月21日后再也没有朋友圈记录了,于是,赶快给她发了消息,就在刚才,才得到回复。

  我发的消息内容是:夫娘,最近身体好些了吗?手术恢复的怎么样?抱歉,因为写作免打扰,一直没用微信,没有在联系你,很抱歉。我相信你,你很坚强,青春尚在,没有放弃的权利,媛。
  得到回复的消息是:你好!我是王永霞的妈妈,谢谢你一直以来对她的关心和帮助,她在1月21号就已经走了,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也许是感应,午睡起来,迷迷糊糊的打开手机,看到这条消息,然后机械的放下手机,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袭上心头。
  姑娘终究是走了,没能等到2017年春天的到来,说好的新学期要去看她的,也没能守住约定。不过也好,疼痛没了,她可以安心的享受没有过完的青春了,也可以好好的看那两本书了,看的时候,一定和我有着一样的感受吧。
  我就那么的自信,觉得自己的一臂之力,一定能让她度过生命的难关,想在想起来多么可笑啊,我从小就立志,自己在某些方面要改变这个薄情的世界,后来觉得难以实现,就想着要改变自己的国家,后来又觉得难以实现,就想着要改变我身边的朋友家人,其实,在现在看来,我还是错了,如若当初我先从改变自己做起呢?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呢?
  又是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三月中旬还大雪纷飞,是很少见的,可是这个小城,就不足已为奇了。我好像才要做好准备去看这位姑娘呢,在这个飘着大雪的日子,可是已经没有一个地方让我再去满心欢喜的徒步到达了。我在想,如若没有收到姑娘母亲发来的消息,我还是会傻傻的相信,那个坚强爱笑的姑娘还在这世上,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过着无忧的青春,我还是相信。  

  想着大雪过后,春天就不远了,校园内杏花桃花还有些不知名的话就要开了,想着心头漫上一阵痛。

  作者简介:田媛媛,笔名田园,现就读于宁夏师范学院化学化工学院2014级化学一班,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26期少数民族文学创作班,小说、散文、评论散见于《湟水河》《宁夏文艺评论集》《顺之先生》《黄河文学》,其中《守望新月》入围第八届“新月文学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