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西海子,神秘的高峡平湖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2-27 09:03:09 编辑:张立慧

火仲舫

res13_attpic_brief.jpg

  “西海胜地”是古萧关八景之一。“朝那湫”,“西海春波”是其别称雅号,“西海子”是俗称,因距固原城四十华里而得名。

  西海子,是一个风景独特而秀丽的“世外桃园”。说是“海子”,实际上是一汪高峡平湖。苍翠的群山环抱着一潭春水,面积约千余亩大。海子西边山开水现,使海子犹如一只巨大的水瓢。自西南而来自下而上曲径通幽的惟一小路,就是一柄折歪了的“瓢把”。海岸边,绿草茵茵犹如锦缎。每当夕阳西斜,碧绿的海水就随着轻风吹起涟漪,泛出粼粼光泽。北山比较缓平,草木也不及南山茂盛,但却比南山雄伟。远处一望,在一洼草坡上,牛羊马匹恰似一颗颗宝石,点缀在一坡绿毯之中;南山,从西到东由十一个连绵的山包组成一道凸凸凹凹的屏障,与山底深邃碧透的海水相映成趣。南山,山峰陡立,树木花草繁茂。这里是自然保护区,据说,山林中蛇、豹子、鹿、兔常常出没,平日,行人不带器械不结伴是不敢光顾的,只有一年一度的六月盛会期间(半个月),人们才敢到这里旅游、放牧。

  海子岸边西北和西南分别建有寺庙和戏楼。从建庙《纪事录》得知:西海寺庙建于唐末宋初,明清两代扩建、修葺,鼎盛于清代。明正得十年(公元1515年),朝庭右军都督剑事赵文驻固原时,指挥驻军“开渠引水”,不仅“分渠犹自利三农”,从此结束了固原城里“井水苦咸,人病于水”之患,而且逐渐开发成为一处景观。“文革”中寺庙建筑遭到破坏,近几年三次复修。

  雨后的西海子,别有天地。

  最惬意的莫过观看西海日出了。每当晨曦微露,沉睡的西海子便笼罩在一抹浓雾之中,显得更加神秘。当太阳焕发出来的容光映红西海尽头的东山豁岘的时候,盖在海面上厚厚的“灰被子”便象撕扯棉丝一样慢慢变成了薄薄的“白纱”,盯着慢慢飘动的雾纱观看片刻,就会发现海面上透出五光十色的各种形状的光环光斑光束来。太阳终于掩饰不住喜形于色的感情,撩开面纱,露出了含情脉脉的笑脸。真有“飞来万朵玉芙蓉,中汇流泉列玉峰”的意境(《原州志·艺文志》)。

  关于西海子,还有许多美丽动人的传说。

  传说一:有一只蛤蟆修炼成精,夜里变成英俊的小伙子寻花问柳,害得好些有姿色的姑娘媳妇怀了怪胎,丧失性命……稍有不周,它就作坛施雨,发过(雷)雨下冰雹打庄稼。终于有一年,从西藏来了师徒两位喇嘛,砍断了蛤蟆精的一条后腿,它驾云逃往火石寨扫帚岭。如今,这一带还流传着跛蛤蟆的传说。寺庙内的两幅壁画,也根据传说,以想象的笔触描绘了人们在天兵天将带领下,捉拿蛤蟆精的惊心动魄的场面。

  传说二:清朝末年,固原人董福祥(曾于廊房抗击八国联军的清军将领)之子,因生得英武倜傥,在西海逛泳之时,被西海龙王的公主看中,拉下海子招了驸马。相传,从那以后,近百年来,偌大的西海子再未淹死过一个人。即使有人不小心掉下海去,也会自动漂到岸边——人们说起来绘声绘色有根有据,十分神秘。因此,当地人把西海子视为神潭,不许洗澡洗脚,更不许捕鱼。而且每年农历六月十二日,这里还要举行盛大的庙会,乡老会长们会把收来的数千斤五谷杂粮撒进海里。每当这时,鱼儿就会争先叼抢粮食,不时还有大鱼涌出水面,情景十分壮观。

  近几年来,改革开放的春风早已吹进了这块神秘的“世外桃园”,这里不仅修了殿宇、戏楼,还被开发成了旅游区。每逢六月盛会,几十里甚至数百里外的游人便会从四面八方云集这里,大小轿车、摩托车、三轮车的轰鸣声同鼎沸喧闹的人声一道,打破了西海子往日的沉静,善于经商的百货、摄影商贩更是活跃,抢抓商机,售卖零食、拍照留影,给这块曾经被人遗忘的风景区注入了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