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一天长水阔干净纯美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5-16 07:43:46 编辑:张军

卢永

简媜的最新散文集《我为你洒下月光》,写姐妹之情,写男女之爱,既是忏情秘录,也是青春挽歌。简媜说,感情世界里,让你甜的叫果,让你涩的叫落花。读《我为你洒下月光》,读者在品味到她文字里自在圆满的同时,亦会被她欲言又止、人生浮云般的轻叹所感染。

简媜的《水问》《女儿红》,很长一段时间,它们曾是我的枕边书。她的笔触温婉细腻,却又不失冷酷和犀利。最欣赏她文字里字字句句都融合着深厚的古典文学根基,这绝非是一般的散文家所能比拟的。《我为你洒下月光》一书中,诸如“那一季,红豆生南国,只愿为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那一夜,独自凭栏意,烟笼寒水月笼沙,西楼谱离歌;那一世,若水三千路,蓦然回首千百度,执手阑珊处。”这样既精准地表达了作者此时此刻心情又融汇了古典诗句意境的语句比比皆是。

《我为你洒下月光》,全书共分为七卷,每一卷都有一个主题。书中,作者收集了众多信件、手札,围绕着生活中诸多情感,娓娓道来的是一条纸上情路。这其中,有关于她的学业、家庭变故,重点却是青春时期的爱情经历。简媜与维之的姐妹之情,最初源于素未谋面的文字神交,然后是推杯换盏间彼此心意相通,到你来我往的互通心事,却最终因去国离乡而天人永隔。维之,母亲早逝,父亲再娶,姐姐远走,这是她苍白孤单的岁月,而遇见学长后,少年情怀尽是诗。维之与学长的男女之爱,在简媜的笔下,温情而不失克制。一个大多时候赤脚的男孩和一个大多数时候穿皮鞋的女孩,才华横溢的他们相逢在今生的世界。他们第一次相见便心生欢喜,随后书信往来在文字里眉眼相知,执子之手与子同游,穿梭于心灵的小径,泛舟于文学的溪流。然而他与她,终究是一对纸上情人。现实的人世,他们却无半点缘分。她害怕自己无法给他想要的生活,他也害怕自己给不了她要的幸福。简媜说,爱的意愿和爱的能力是两回事。简短的一句话,却道出了人在现实世界面前,在爱面前的奋争与退让。简媜的语言,就是这样简洁而凌厉。

《我为你洒下月光》这部书的骨架,是一封封信笺。作者简媜在整理旧物时,多年好友交由她处理的一大包用细绳捆绑的书信,带着旧时的气息扑面而来。一堆札记,信件,就像墨汁滴到宣纸上一样,慢慢洇晕开来,化成了一点点对往事、故人以及过去情怀的追忆与蔓延。“在绿色已经占领春天而蓓蕾即将盛放的四月,追忆内心深处某一朵珍贵玫瑰的倒影是一件危险却又芬芳的事。危险的是,滔滔逝水奔涌而来,我怎能挡得住逝者如斯的伤感?……因着这奇妙的邂逅,你的泥泞人生顿时芬芳起来。”爱而不得,但又哀而不伤,作者给每位读者传达的除了她美轮美奂的往昔,旷世的灵气语言外,还让读者在阅读中洗去了心头的块垒,得到灵魂的清灵。

简媜的散文,写花朵之影、叶之枯荣,情的沧浪、人的聚散。她笔下哪怕是细小的事物莫不有情。《我为你洒下月光》更是有着天长水阔的豪气与胸怀,简媜的文风与纸上情路,在此书中铺就得淋漓尽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