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温情与敬意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07-12 08:23:23 编辑:张立慧

  由固原本土艺术工作者编剧、作曲、执导的《红旗漫卷六盘山》音舞诗剧近期在宁夏大剧院成功首演,受到观众热议。那些震撼人心的舞美场面还浮荡在眼前,一曲曲或高亢激昂或舒缓婉转的音乐还时时萦绕耳畔。该剧优美的舞蹈、精彩的故事、动听的音乐以及美轮美奂的舞台效果,共同为观众奉上了一场文化盛宴,该剧在穿越历史的艺术表达中以情动人,引起观众强烈共鸣,这种情愫投影到观众心底的是一份温情和敬意。

  纵观“六幕”全剧,主要有战争内容和普通生活内容两类场景。战争有青石嘴战斗、抓壮丁、三军会师,其余是红军行军生活以及与群众交往的场景。尽管场景故事不同,但都凸显了战火中的人情味。回顾历史,青石嘴战斗是红军长征进入固原打响的一场大胜仗,红军损失很少。通过这场战斗,长途跋涉的红军得到了物资补充,当地群众也对红军有了更深的认识。全剧把“青石嘴战斗”安排在首场,既有剧情推进的需要也是历史的再现。高亢激越的背景音乐,阵容庞大、灵活多变的群舞衬托出战斗的激烈和胜利的喜庆,使得残酷的战争也能开出美丽的和平之花。音舞诗剧作为综合艺术形式,如何在战争题材的革命剧中精准表达、合理布局、凸显主题实属不易,但在该剧中可以看出艺术工作者精心创排,举重若轻,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在抓壮丁一幕中,红军仗义相救时牺牲,通过双人悲情舞蹈,展示了敌人的残酷和受害者的痛苦,把红军的无私无畏展示得淋漓尽致,正是有了子弟兵与人们群众的鱼水深情,才让观众在主人公的绝望中看到了温暖和力量,汩汩温情随之流淌心间。

  该剧容量非常大,但又纵横开合,高度概括。全剧以红军过六盘山为主线,贯穿了国共合作、北上抗日、民族团结、三军会师等重大历史事件,反映了特定历史条件下中国革命给西北小镇带来的社会生活变化,生动展示了红军与固原回汉群众的深情厚谊。而这些重大历史事件又融入一件件真实可信、感人肺腑的小人物的现实生活中。比如普通的回族婚嫁故事、穷苦百姓送子参军的故事,以及女子相思相恋的故事等等,有难舍的亲情、浪漫的爱情、真挚的同志之情。通过展示普通人的生活故事,我们更是读懂了温情之后的敬意,敬意信仰的坚定、人性的善良、奉献的无私、理解的高尚。该剧中,战争只是催生和平的沃土,更是开启胜利的号角。

  人类对生活之美的发现与赞美本身就是一种艺术。在革命战争年代,战争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战争就意味着生与死、血与火的考验。该剧生动再现了红军战士热爱生活,对革命无限向往并充满美好的憧憬,他们始终秉承积极向上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坚定信仰,不怕牺牲、不畏艰苦,心怀百姓,令人敬仰。该剧大量的舞美配合花儿歌唱,艺术地再现了红军战士行军中的生活。第二幕《单家集的灯火》有女子群舞《大雁》《担水》《扫院》《盖碗》等,歌舞极具地域民俗特色,令人耳目一新,亲切可敬,展现了红军与当地回汉群众一家亲的感人场面。在第五幕《清水河畔》中,女子群舞《洗衣歌》带给观众一种唯美的浪漫和民歌的清纯。这种感觉不仅仅是感官上的,更是一种心灵的愉悦。该剧插入了大量花儿独唱、社火表演,秧歌、踏脚舞等,配上轻柔、平和、喜庆的乐曲,把观众带到美丽的六盘山下、清水河畔,感受这里生生不息的乡俗风情之美、熠熠生辉的地域文化之美、真诚友善的民族和谐之美。舞剧中的花儿唱词也是一种独到贴心的感情表达,堪称现代版的“诗经”。譬如:“睡梦里阿哥搂着我,我心跳着把大气憋着。惊醒了不敢睁双眼,只担心好梦断了”。花儿唱出了相思之苦,也唱出了爱情之蜜。生活之美也许就是一种纯朴自然之美,就是那种“挽起裤腿光脚板,水里头照着了笑脸”的真挚和自然。

  作为固原本土创作的红色历史题材音舞诗剧,该剧用较高的艺术水准呈现了一段广为人知、传为佳话的红军过六盘的光荣历史,深刻反映了在风云跌宕的革命战争年代,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开创今天幸福生活的英雄气概,生动展示了红军与回汉群众同呼吸、共命运的革命传统,启迪我们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坚定信仰,不忘初心,传承红色基因,再次打赢新的“脱贫攻坚战”。该剧还通过道具服装、舞台背景等元素为观众充分展示了固原这片热土上厚重深远的红色文化、瑰丽独特的民族文化、丰富多彩的民俗文化,诗意地表达了固原人民昂扬向上、热爱生活、质朴善良的可贵品质。全剧在故事剧情衔接上采取祖孙对话穿越的方式,大胆创新,巧妙独特,简洁明了,也使观众有了一种历史与现实交织、故事与生活重现的纵深感,启迪观众对舞剧有更多的现实思考,延伸观众二次艺术创作的空间。(王永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