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我认识的谢东先生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1-09 08:57:20 编辑:张立慧

  今年4月18日,曾编纂《固原县志》的谢东离开了我们,享年90岁。

  谢东先生和我父辈交往深厚,与我亦情深。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至今,无论是和谢先生促膝谈心,还是修改稿件;无论是漫谈家事,还是畅谈人生;无论是谈论工作,还是谈论生活,谢先生都给予了我父辈般的无私教诲和深远影响。

  我知道谢东是1983年3月的一天上午,时在固原县委宣传部工作的伯父宋文源和县委统战部长马秉中乘一辆北京吉普路过我工作的开城青石嘴学校时。伯父说,我们要去庄浪县拜访谢东,请他来固原写县志,顺便进来看一下。伯父又说,50年代初期,县委决定办《固原县报》,找不上得力编辑就把谢东从地委政策室调来办报,当编辑组长。固原州委成立,要办州报,就在县报的基础上改为州报,谢东等原编辑人员上划州委,成为《固原州报》的骨干。不久地委成立,州报又改为《固原报》。1962年,他在地委宣传部工作,清理阶级队伍时,谢东因家庭成分高,离开单位回老家庄浪务农去了,这一去已经20多年了。

  当时,我虽未见谢东其人,但谢东这个名字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了。

这年7月我有幸考入宁夏教育学院中文系,两年后毕业分配到县委宣传部工作,这时伯父已经在县委党校任职了。在县委工作,我时常见一个高个身板笔直的知识分子模样的老先生,在县志办隔壁的一间办公室工作。县志办有好几个秀才模样的老先生上班下班,出出进进,我寻思着这里面肯定有谢东这个人。有一天我悄悄去问县志办的一位同志,了解请来的那个谢东的情况,果不其然,高个老先生就是谢东。

  后来,县委办公室给我调整宿舍,把我安排住在和县志办并排的一间房子,我更有机会和县志办的人熟悉了,也自然和谢东先生熟悉了。谢先生早就从伯父口中知道我,我们谈话交流没有任何顾虑,我就像敬重父辈一样敬重他。工作中有疑惑之事,写材料过程中遇到了难题等等,常常向谢东请教,谢东就像对待他的孩子和学生一样对待我、要求我、指导我。记得1986年固原地委宣传部征文,我撰写了一篇论文,报送前请谢东过目指正,谢东对该文进行了认真指导并提出修改意见,他严谨的治学态度,缜密的逻辑思维和较高的文字水平使我受益匪浅。经谢东修改的文稿在大会研讨交流后获奖,给我很大鼓舞。

  谢东曾就读平凉中学高中,平凉中学创建于1905年,为甘肃省立第二中学,是全省创办最早的中学之一。1950年7月毕业后参加工作。曾被选派到西北人民革命大学兰州分校学习,后编入甘肃省委工作团在定西县搞农村工作,后来又在西吉县搞土地改革,1954年调西海固地委政策室工作,1955年固原县委创办《固原县报》,调任编辑组长。1957年固原州委以《固原县报》为基础,创办《固原州报》,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州委改称地委,《固原州报》改名为《固原报》,他任编委,主编一、四版。1962年因家庭成分问题回老家务农种地,遭受了许多磨难。1983年固原县请回谢东编写《固原县志》,先后担任主笔、副总编纂,给谢东以退休待遇,并解决了家属的城市户口,还额外给予编写补助。自治区文史馆还将谢东聘请为文史馆馆员。经过谢东及编写人员数年的心血付出,《固原县志》于上世纪90年代初出版,这是解放后固原地区出版的第一部新编县志,后来还被评为全国县志一等奖。

  据我所知,谢东投入精力编纂成《固原县志》外,还撰写了不少其他方面的文章,极少数是以个人署名发表的外,大部分作为报告、专题、文件存为档案资料。还为好多单位的书稿代撰序言,替有关部门代撰碑文碑记,写了不少诗词曲赋。

  谢东自完成《固原县志》编纂任务后,回到庄浪南湖居住。大约在上世纪90年代末我在固原街头偶遇老人一次,身板依旧笔挺,精神矍铄,我们彼此十分高兴。后来,我一直寻找机会去看望老人,直到2016年大年初四,我从秦安探亲回家途中经过南湖专门联系,到老人家里探望,近20年未见,老人一家高兴地接待了我。谈话中,我才知道老人的老伴已去世两年了。老人说他88岁了,风烛之年,已不能“舞文弄墨”了。我心里十分酸楚,鼓励老人快乐生活,颐养天年。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老人离开了他眷念的世界,离开了生他养他的土地,离开了亲朋好友,永远地走了。(宋武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