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民生

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11-08 09:43:41 编辑:张军

○何成江

  苏州教育名家王荣伟先生的诗集《天空很近我心很远》近期出版发行,他第一时间把这个喜讯连同电子书稿发给了我。出于对先生学识和人品的敬仰,我在品读先生诗集的时候免不了常常会感念先生的做人。

  五年前我第一次见先生撞入眼帘的是满屋子的书,先生浑身充满书卷之气,言谈举止蕴含着丰富哲理,互相交流中,心中的困惑似柳暗花明,就如风吹过来,带动了云,云飘过去,牵住了心。

  先生喜欢大漠空旷的月色,那里可以投射出宁静的想象,先生也钟情姑苏的粉墙黛瓦,因为那里有他推崇的精致与柔和。在教育的职场上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走。他提倡的心本教育是对人性的回归和对生命的关爱与尊重,围绕心本教育他著述立说、深耕广推,他把厚道留给了他所任职的每一所学校。教育一旦有了人文气,有了不了情,自然就会孕育一树花开,满园春色,付出了爱与真情的教育一定会沉淀符合人性的底蕴。

  先生喜欢写诗是为“岁月与人性”。换句话说,就是把岁月留住,把人性优化,让灵魂走进高贵和优雅,把这一份缱绻的情感,借助自然和生活之景象,尽力地铺陈出来,一气呵成,形成诗的涟漪、诗的流动、诗的奔腾。最终归结到为“有精神地且正常地”生活,其中当然蕴藉社会正向价值的担当。

  先生文笔清丽绝尘,文章有滋有味。我喜欢他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他的文字有温度、有情感,更为重要的是他的言语有灵性,思想有哲理,顿悟人生,明了人世,只要你去静静地品读一定会有一个精彩的谜底。生活的另一种美好无外乎“一房纸卷闻墨香,半杯清茶也悠然”。

  在和先生结识的数年时间里,我俩常常通过微信互递诗文,从未间断。在《烈酒与清茶》一诗中,先生追问酒的文化,推敲茶的哲理,究天人之际,悟君子之道,从诗性文化里可知先生诗高一筹,文优一等;在阳澄的秋风柳岸边,先生用最精美的诗勾兑了最朴素的自然,就如怀念轻云一样的炊烟,纯朴的过往撑起唯美的记忆,平凡的曾经散落了一地的诗画。先生之心清冽可鉴,做人有情有义。他钟情阳澄湖的霞光,痴迷石湖的微澜,享受深巷小桥边的秋色迷离。他的作品里有拥吻春色,心生花海的激情,也有喜得儿孙,满堂和美的亲情,更有悦纳友人,水外有山的豪情,可谓善念所致尽结善缘。正因为经历人世的沉浮,方可理解一湖月色的静美;阅尽繁花才会读懂奇峰秀枝的孤傲。

  我们每天都生活在“眼前”的天空下,天空每天的变化,或晴朗,或阴沉,或彩虹高悬,或闪电破云,都能一目了然。这些都是现实的景象。在所有的现实景象里,我们的心灵是否被笼罩,被羁绊,被压抑,被欺骗,这就决定了一个人的精神空间的远近、精神质量的高低、精神内容的厚薄。以诗表心明意,心鲜活着,放飞着,远行着,诗才有可能诞生,才会融入现实,融进生活,并且超越现实生活中的低级趣味,摆脱精神的沉沦和荒芜。这也是先生完成《天空很近,我心很远》这本诗集的寓意。借用先生的话说那就是真实地生活,开心地写诗。即既要生活的柴米油盐,又要心灵的千山万水。

  读先生的书,你就会明了文学如果少了笔耕不辍的坚持,少了与时代音符的合拍,少了对唯美自然的悦纳,少了对脚下这片土地的热爱,少了继往圣之绝学的厚重,少了对复杂世界思悟明了的洞察,少了君子怀德的个人修为,少了同情体悟的写作风格,少了钟灵毓秀的清丽,少了至纯至善的精神景致,文学就不会有传导,就不会有远方。

  五年前我和先生惜别的时候,感觉后会无期,现在想来,其实我们一直在一房纸卷里从未告别,无不感念“天下第一好事,还是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