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美食

固原老味道之纯纯的回忆

来源: 一城一食之固原故事 上传时间:2017-11-24 14:51:25 编辑:张立慧

     最近比较羡慕那些在寒风中依然倔强露出脚踝的人,自己这种在冷风中打着颤还不忘提个保温杯的中年人由不得感叹一声青春无敌啊。
       青春是特别美好的字眼,一如回忆老味道时也附带唤醒着一帮固原80后的记忆。

       今天,我们不聊一种特定的美食,只聊聊过去,纯纯的回忆。
       小时候,固原街道上的餐馆并不多,能记起的大多是拉面馆和红星食堂。老妈的单位在南关附近,当时也是固原城最繁华的地段了。跟着老妈去上班,偶尔会在单位门口吃顿拉面。一块五一碗面也算高价了,光线暗淡的面馆坐满了人,一个花甲老人坐在门口收钱,收一个钱进去一个人,满屋子缭绕着热气,飘散着牛肉汤的香味,四处是吃面条的吸溜声,烟火气十足,尤其是在冬天,这碗热气腾腾的拉面不知熨贴着多少人的心和胃。

 

640.webp (10).jpg

       这家拉面馆的对面是家小笼包店,开店的是来自南方的夫妻俩。当时固原并没有小笼包,满大街都是大笼包子,这算是最早一家了。小小的笼屉里放着十只小巧的包子,皮薄透亮,咬一口,汁水会喷出来,被我认定为当时最美味的包子,只是开了不到两年,夫妻俩就回南方了,自此再也没能吃到了。

 

640.webp (11).jpg

       大笼包子其实也很美味,一个个盛满了馅料,五毛钱一个很实惠,吃一个基本就饱了。以前的南河滩市场入口处有一家,吃的人很多,老妈下班回家满满的车篮子里常会有一大饭盒的大包子,一家人烧点稀饭就着包子,就是一顿美美的午餐。现在很想念大笼包子的味道,只是已经难寻其踪了。

 

640.webp (12).jpg

       上了小学,吃的东西更多了,可大部分的小吃还是没有固定的店面,手推车上搭一个简易的棚子,再摆两条长木凳,车上放一条木板当桌子,烤羊肉串,酿皮子…过年的时候最热闹,沿街都是这种形式的小吃,点一份五毛钱的酿皮坐在路边吃,面筋里都是冰渣,可还是觉得够酸够辣够劲,一碗没吃完就听到鞭炮声,不知哪的社火又进城了,赶紧挤进人群里去看,老妈在身后拽着我的手,生怕我丢了。

 

640.webp (13).jpg


 

640.webp (14).jpg

       热闹的年过完,寒假也就结束了。转眼到了夏天,城关六小门口,现在的荣味斋的位置上最早是有一家冷饮店的,据说是当时固原食品厂办的,里面有好吃的冰激凌和解暑的酸梅汤。其实,小时候的固原非常凉爽,最多也就摄氏23度左右,但冷饮店里每次都挤的满满的人,老爸也挤进去,一会就满头大汗地挤出来,手里端着两个冰激凌。我和老姐一人一个,白胖的冰激凌盛在一个玫红色的塑料碗里,用小木勺子舀着吃,一口一口咂吧着舍不得吃完。回家后第一时间洗干净那只小碗,然后在热水壶盖里倒些开水,把碗扔进去,“出(此为象声词)的一下”圆圆的小碗就变成小花瓣碗,开心地攒起来过家家用。

 

640.webp (15).jpg

       有一年夏天,六小门口对面搭了一个凉棚买小吃,我记得自己放学后拿着五毛钱买了一碗凉粉鱼鱼,吃得正欢,进来了几位外地人,他们说这丫头长得真乖,将来一定有福。说得中听,听得开心,我一下就记住了这家凉粉鱼鱼,只可惜那位阿姨也只出了一周摊,再也没见过,可那凉粉鱼鱼的味道我至今都能想起,论起来,有一段时间,荣味斋的凉粉鱼鱼挺像那个味道的。

 

640.webp (16).jpg

        那时荣味斋还没有现在的规模,只是武装部院里的一家面馆,老爸不想做饭时会带着我去吃,五块钱一碗面,面碗比我的脸都大(当然是当时的脸),父女两个人一起才勉强吃完。据说,荣味斋后来也是靠特色炒面片打响了名气,生意越做越大,才有了今天的规模。

 

640.webp (17).jpg

       武装部对面有家新疆面馆,也算得上是固原第一家维吾尔族人开的面馆,面的味道十分好,尤其是丁丁炒面,每次吃都把肚子撑圆,也只吃得下半盘,份量也是相当好,馆子开了不久,老板就回新疆,我也再没有吃到了。长大后,常有这种丁丁炒面的情结,总忍不住点一个,但已找不到最初的味道了。

 

640.webp (18).jpg

       小时候其实在外面下馆子的时候并不多,大多数都是端着盆买回去。老一中、老师范门口是土坡,师范门口的土坡高台上开了一家砂锅店,大概是我第一次吃,只觉得鲜香无比。听人讲,砂锅店的大厨是从红星食堂出来自己单干的,所以味道好顾客多。那个年代,红星食堂应该是固原城汉餐最高标准了,里面的大师傅个个手艺精湛,做得饭香味美受欢迎 。

 

640.webp (19).jpg

       还有很多带着回忆的美食,电影公司门口的烤羊肉串,东门坡下的孟家烧鸡,老体育场门口排了一溜的麻辣烫小摊点,六盘山电影院门口的百味香砂锅店……那么多那么多的回忆,那么多那么多挥散不去的香味,缠绕在我的心中,成了此生无法忘怀的固原老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