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一名老教师的教育情结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12-08 08:23:42 编辑:易兰

王殿英

  我是一名退休老教师,今年已经83岁,我和其他老同志一样,有幸经历了中国社会的伟大变革,看到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带领中国人民进入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时代,我心潮澎湃,在此将一个老教师的教育情怀分享给读者,希望能激励新时代的教育人在教育这条平凡的道路上踏实工作,为实现民族复兴的伟大中国梦作出更大的贡献。

  一九五四年,我从平凉师范学校毕业。记得在毕业典礼大会上,我们的老校长台和中先生告诫我们:“误人之子弟,如杀人之父兄。”这句话让初为人师的我,深感责任之重大。那年,我才十八岁,被分配到隆德县神林乡后台初小任教,学校十分简陋,只有我一个老师,四个年级(一至四年级),共32个学生,分在两个教室上课。从早到晚忙个不停,仅语文和数学就要八本教材,还要教体育、美术和音乐。但和天真烂漫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我每天都感到快乐、充实和幸福。

  一九六一年,我被调到西吉县什字小学任教,给五、六年级学生教语文、数学等课,同时担任教导主任,协助一位姓白的校长工作。除正常的教学工作以外,还搞一些力所能及的勤工俭学活动。虽然是物质最短缺的年代,但教师们精诚团结、齐心合力,各项工作都搞得井然有序、有条不紊。

  文化大革命后,各公社的小学都办起了两年制的初中,我开始教初中语文课,虽然感到吃力,但努力学习,认真备课,还能胜任。

  一九七二年,上级任命我担任什字中学的校长,为了把学校办好,除制定严格的规章制度外,同时搞好人性化管理,和全体教师交朋友,使他们成为自己的战友,成为学校的主人。当时全校的教师全是中专学历,但工作认真负责,一有空当都抢着给学生辅导和补课,所以每年总有五、六个学生考入中专学校,如后来隆德县原邮电局长杨志君、交通局长贾春旺、扶贫办主任宋宝童、交警队的政委王英等都是当年什字中学毕业的学生。

  一九八零年以后,我开始搞学区工作,为了搞好民族教育,我多次和宗教上层人士马家福先生交流沟通,最终以他为名誉校长办起了什字山庄回民小学,在教育局马玉忠同志的大力支持下,学校发展很快,对提高回族儿童特别是回族女童的入学率、培养少数民族人才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这所学校的兴办在全县也起到了示范作用。

  一九八九年,组织任命我为兴隆中学党支部书记。除支持校长搞好学校的教学工作外,我还注意在优秀教师中发展共产党员。如以后任西吉回中校长的马国林、将台中学校长的张国玺、玉桥学区主任的于月升等同志都是当时入党的优秀教师。

  回顾四十多年的教师生涯,我的亲身体会是以最大的爱心教育每个学生,既当严父,又当慈母。对品学兼优的学生要重点培养,为他们在前进的道路上甘当人梯,使他们更上一层楼;对大多数学生教书育人,培养有道德、有知识、遵纪守法的公民,让他们在广阔的天地里大有作为;对个别后进的学生更要不离不弃,多下工夫,耐心指教,指引他们成为“浪子金不换”的人才。只有这样才能做到“传道、授业、解惑”,完成党和政府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不辜负组织和社会的重托。

 

  在我的影响下,我的亲属中还有九名教师,两个女儿、三个女婿、一个外甥、一个孙媳、一个外孙、一个外孙媳。他们分别在各自的岗位上教书育人。每逢节假日,在我的家庭聚会上,我们常常交谈一些有关教书育人的话题。我也经常告诉他们,有人说“家有三斗粮,不当娃娃王。教师是蜡烛,照亮别人,燃烧自己”,我不这样认为。在我们的文明祖国,教师是最古老、最伟大、最神圣的职业之一。新中国成立之后,党和国家给教师以极高的地位——“人类灵魂的工程师”,生活待遇也相当优厚。在四十多年的教师生涯中,每听到自己的学生进步、成功,我就感到欣慰和自豪;每遇到学生的拜访、问候,我就感到高兴和骄傲。因此,我们决不能辜负党和国家的希望,也决不能忘记家长和学生的寄托,我们要忠诚党的教育事业,努力学习,做一名有扎实的知识功底、过硬的教学能力、勤勉的教学态度、科学的教学方法的优秀教师,教书育人,为祖国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人才而奋斗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