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高校替课风行竟成产业链 学生变“中介”收手续费

来源:中国青年报 上传时间:2016-11-15 07:41:06 编辑:王鹏飞

  “全天候替课,能够对付各种刁钻老师,一节课20多元,质量保证不议价。”在全国各大高校,学生课堂出勤率往往与成绩息息相关。近日,记者调查发现,高校有偿替课现象悄然成风,而替课者大多是学生。

  随着需求的增加,替课已经逐步发展成为一个校园中的灰色产业链。从单个学校到高校密集的地区,都分布着或大或小的替课群。这些替课群人数不等,多的有七八百人。随着学生需求的变化,“服务”的内容也从替课延伸到拿快递、带饭、替考、替党课、替早操等。而提供这些“服务”的大多是在校大学生。

 

  大学替课成产业链,公共课成替课“重灾区”

 

  “求一女生明天5、6节替课。”在“渤大兼职替课群”中,这一消息发出3分钟后就有人“抢单”成功。只要在这个QQ群中发消息提出替课需求,私聊谈好价格后,就会有人替课签到。

  然而,这一现象并不只存在于渤海大学。据了解,在全国多所高校的大学生群体中,替课已逐步形成了比较成熟的产业链,成为大学生兼职的选择之一。

  在QQ群查找中,输入“替课”两字,就可以发现多达数百个替课群,涉及全国大多数省份。群内人数不等,有的群有七八百人之多。例如,一个名为“北京海淀总部替课总部”的替课群,覆盖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邮电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科技大学等多所知名高校,群人数394人。

  据群中一名提供“替课服务”的学生说,卖方“接单”后,双方会谈好价格,买方提供细节,如学号、班级和姓名等。之后卖方会在课堂上给买方发去老师上课的照片,买方确认后通过支付宝或微信等移动支付方式支付薪酬。整个过程双方无需见面,买卖双方也不知道彼此身份。

  “风险越大,难度越大,收费则越高。”另一名从事“替课服务”的同学告诉记者,替课收费标准是按照课程长短和替课的难易程度来收取费用的。一般一节课40分钟,收费25元,课时越长收费也就越高。如果课上有随堂作业、回答问题、随堂测试等情况,还需另外收费。

  在这些五花八门的替课“项目”中,不同的课程类别“受欢迎程度”不同。根据记者观察,英语、计算机基础、体育课等公共课程和体育考试,是大学生最爱寻找替课者的。

  “这些课程的内容实在是无聊,可是不去,成绩又和签到次数挂钩。去的次数太少,还有可能被挂科。”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告诉记者,这类课程由于上课人数较多,一般几个班一起上课,老师不认识学生,替课不太容易被发现。

  在这些QQ群中,除了提供“替课服务”外,还有人发布信息提供带饭、代取快递、代签到、体测代跑、代购、流量充值等“服务”。

 

  学生变中介,替课需交“手续费”

 

  记者通过调查发现,如果想要进入某些“替课群”,还需要向“群主”等管理者交一定的“手续费”。而这些“替课群”的组织者大多数也是在校学生。

  湖北某大学学生周小安告诉记者,她曾去替课群找人帮她上课,进群前,被要求向群主交1元“手续费”。

  据记者了解,像周小安这样进群要交“手续费”的替课群并不在少数。在这些“替课群”中,需要交“手续费”的QQ群相似度很高,有着统一的标识,在群简介中都自称是“品牌替课”。这些群的地域遍及全国各个地区,涉及江南大学、扬州大学、宁波大学、滨州学院、三峡大学等多所高校。

  在这些需要缴纳手续费的群中,所有提供“替课服务”的群成员被群主禁止发言。如果有人发布寻找替课者的消息,不会得到直接回复。据其中一位从事替课“服务”的同学透露,“群中的生意由群主统一进行管理,分配给合适的人员,然后群主会从替课费中抽取5~10元不等的管理费。”

  而在另外一个名为“北京大学替课代课总部”的QQ群中,则通过缴纳保证金的方式来进行管理。该群群公告写道:“替课的、找替课的,都要在群主这里交一部分保证金。如果出现替课不去的情况,将会把替课者的保证金交给找替课者,作为精神补偿。”

  一替课群群主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替课群中活跃的替课群体大部分是在校学生。“这些替课群的群主和从事替课的人员几乎都是学生,他们就是想多赚点零花钱。”

  “来群里找人上课的特别多。”从事替课的大学生万源告诉记者,他们一般情况下都是两节课连着上,收入30元。“我一周至少能替20节课。在各大节日前后,好多人急着出游和回家,生意特别多,‘收入’也比较多。”万源说。

 

  替课背后是学生与学校课程安排的矛盾

 

  有偿替课已经不止一次被媒体曝光批评,同学图省事,任课老师对待同学的出勤率“一刀切”成为替课现象屡禁不止的主要原因。

  寻求替课服务,有些高校学生认为自己确实有苦衷。大学生小何告诉记者,有一次她家中刚好有事不能去上课,可是这门课如果不到,不管什么理由都会直接被扣考勤分。“这是老师当时定下的制度,说是为了一视同仁,保持公平,不能通融”。

  事实上,针对替课这一现象,各大高校也是“奇招”频现。据相关报道,四川大学曾采用“签到神器”,每个学生都有一个统一的编号,上课时输入自己对应的编号,可以用来点名签到、答题、为课堂评分。南方医科大学采用了微信线上问答点到的方式,学生都要用微信实名制加入学校的教务微信平台或其他相关的商业平台。除此之外,一些高校还采用了辅导员巡堂、设置考勤委员等办法来阻止学生逃课和替课。

  兰州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师石萍告诉记者,她的课堂上还没有发现过找人替课的现象。她偶尔要求学生签到,但不是期末成绩的唯一参考标准,出勤率所占的比重很小。

  石萍还认为,找人替课是学生缺乏责任感与担当力的表现。“又想要学分拿文凭,但是又不肯脚踏实地上课学习,这是一种投机取巧的行为,同样也是在破坏社会的诚信体系。”

  华南理工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周云教授则认为,既然一些学校存在这样的替课行为,就值得学校和教师们反思。“如今大学替课成为一种产业,学生这么做当然是难辞其咎的。但是,一些课堂和课程缺乏吸引力也是重要原因之一。如果教师继续采取‘填鸭式教育’,这种情况只会愈演愈烈。一方面,学校要强化校纪,大力打击替课行为;另一方面,也要提升教学质量,对于不受学生欢迎的课程和教师进行整改,‘替课热’自然而然就会受到遏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