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自治区成立60周年 > 见证60年·岁月回响

寺口子的前世今生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8-06-06 15:15:59 编辑:张立慧

2015年深秋,我们走进寺口子。那是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杏树叶子红遍了山川,镶嵌在宁夏西海固交界处的寺口子格外壮美。在文博专家的陪同下,游山探访这个吸引世人眼球的佛教圣地,兴致盎然,步伐轻盈。寺口子到底有怎样的前世今生?我们期待的目光开始扫描山上山下的景点,思想的翅膀开始穿越历史。

res01_attpic_brief.jpg

须弥山博物馆是中国首个以“丝绸之路和佛教石窟艺术”为主题的博物馆。 记者 安磊摄

res04_attpic_brief.jpg

这些凝聚了智慧和力量的石窟艺术,成群结队地在山崖上静静守候,见惯了风雨雕琢,王朝更替。 记者安磊摄

  还是从名字说起吧,这样或许更能体现对寺口子的尊重,因为宗教文化的实物表现充满眼帘。古人为信仰,在技术落后的古代大规模开山造像,给后人的启示是什么呢?脚踩青砂石追溯寺口子的历史,头顶悠扬洁白的祥云好像绽放的笑脸,让人神清愉悦,遐想联翩。

  须弥山,其最早的名字叫寺口子,而寺口子名称的由来源于传说中的一个故事。相传古时候,有人赶着一头怀了驹的驴驮着怀孕的老婆途经山下时,突然两山移动,向他们挤压过来,赶驴的人情急之下惊呼道:“哎呀,我的四口子!”过去一个庄稼汉拥有一头驴是非常不容易的,能够娶得起媳妇更是难上加难,因此,驴和未出世的驴仔、老婆和孕育的孩子,对于赶驴的人来说,如果遇难,都是致命的。怜惜生命的两座山听到赶驴人的惊叹戛然停止了移动。后来人们将此山称为“四口子”,后取谐音为寺口子。当地人听到寺口子就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这个故事。

  与寺口子并称的名字——须弥山,因为在佛教理念中另有说法而充满神秘色彩。文博专家对这个问题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我们边走边听他说,须弥山是古印度神话中的名山,被称为众山之王,世界中心。传说中的须弥山高达200多万公里,相当于地球到月球距离的三倍。在佛经《时轮经》和藏族古老苯教创世说中均提到须弥山,认为地球是由风、火、水、土、空五种物质和七金山、须弥山等构成。而拥有风、火、水、土、空五种物质的南喀东丹曲格国王旗下有个法师把这五种物质收集起来,放入体内轻轻哈气便吹起了风,当风以光轮旋转的时候出现了火,火借风力越来越旺,于是火的热气和风的凉意产生了露水,再由风的吹拂,露珠上微粒掉落下来堆积成山,这样形成的山就是须弥山。

  笔者听了插话道,那就是说寺口子即须弥山,须弥山也是寺口子了?“是的。”文博专家说,“应该这么说,不论提到哪个名字,当地人都知道是一个地方。”至于从五代、宋、西夏、金、元至明初沿袭下来的“景云寺”称谓还是因为佛教的缘故。佛教自东汉时期传入中国,到南北朝时期已经成为全国上下争相崇信的“国教”。那是盛行开凿石窟,须弥山随后应运而生是自然而然的事。起源于印度的山崖开凿石窟,以此作为佛教寺院,便于佛教创始人释迦摩尼和弟子们在“石室”中坐禅说法,因此,佛教传入中国后的做法继承了印度,须弥山是当时在中国山崖雕刻石窟的典型代表。须弥山之所以自古以来声名远扬还因为其地理位置的极端重要性,是著名的古石门关遗址所在。在唐代,深谋远虑的唐王视“关中咽喉”之地为通往长安的要冲和门户,于是设置“石门关”,远可通西域,近可连中原;宋代怀得军驻防此地,凭借险要关隘可平夏城。

  石窟,被称为古文化遗产,在中国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很高的艺术价值。与敦煌、云岗、龙门等石窟相媲美的宁夏须弥山石窟,作为中国十大石窟之一,而备受世人关注,是因为须弥山石窟不仅是古代丝绸之路沿线著名的佛教石窟之一,而且是中国古代自长安西行路上第一个规模最大的佛寺禅院、中国石刻佛像鼻祖。须弥山灿烂的桂冠背后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有很大的关系。须弥山自北魏、隋唐以来均占据交通枢纽和战略要地,丝绸之路东段北道必经之地,神秘佛教文化的吸引力和当时国家推崇而成为古代极具影响力的名山古刹。

  面对须弥山,我们想说的是,如果说一座山名扬天下,仅仅靠俏丽诡秘和巧夺天工而博得人们的青睐是远远不够的,只有在纯自然的山石上赋予精神的艺术化,如石窟等等,才有可能在风雨飘摇的历史长河中光芒四射,须弥山显然属于这种文化的集大成者。

  仪态端庄安祥的大佛,身披袈裟,头梳螺髻,脸如满月似发银光,双耳垂肩足有两人高,炯炯有神的眼睛约有一人长。深情庄重的造型虽为砂岩雕凿,但更显壮观之气,也不乏温柔之情。这尊坐观天下风云变化而依然祥和如初的大佛,比山西云冈大佛第19窟大坐佛高出7米多,比河南龙门奉先寺卢舍大佛还要高,堪称北周造像雕塑精品的“一佛二菩萨造像”,在全国罕见,而且得到明朝皇帝英宗的赐名。

  在自南向北连绵二公里的八座山峰上,分布着150多座现存石窟,大佛楼、子孙宫、圆光寺、相国寺、桃花洞、松树洼、三个窑、黑石沟,在八个区域内各具特色,其中子孙宫集中了北魏时期的中心塔柱式石窟,还有唐、宋、西夏等各个时期的题记、壁画、石壁43处之多,是中国古代佛教艺术史上重要的遗产,是研究石窟艺术和宗教文化珍贵的实物资料。专家们经过多年的研究,认为须弥山石窟艺术的引领作用不可忽视。因为中国石窟造像从西到东由最初的泥塑彩绘到开凿造像演变的漫长过程中,经历了塑像、彩塑、雕凿共存和纯石刻雕凿的阶段。自新疆拜城克孜尔泥塑石窟造像开始到敦煌莫高窟泥塑彩绘;从炳灵寺以彩塑为主间或石胎泥塑、麦积山石胎彩绘为主到山西云河南龙门石窟造像石刻雕凿。在泥塑和石刻形成过渡带上的须弥山,石雕开凿造像完成了艺术手法的更新和定型,为云冈石窟和龙门石窟造像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些凝聚了智慧和力量的超绝艺术,成群结队地在山崖上静静守候,见惯了风雨雕琢,王朝更替。尽管战争的厮杀声如雷贯耳,却丝毫没有改变它最初的安详仪态。多少时代纷纷如落叶飘去,留下来的不朽遗迹倒是无言却有声。正因为如此,每年在须弥山都举行一些庙会,吸引众多的善男信女烧香拜佛,前来观光旅游的当地人和外地人络绎不绝,香火缭绕山间,远远地就能看见飘香的青烟袅袅盘旋,尤其是春暖花开的季节,瓜果飘香的时候,这里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须弥山作为宁夏境内最大的石窟群,保存了自北魏以来500余尊造像、壁画和题记,它们以实物和图文并茂的形式向世人究竟要证明什么呢?中国首个以“丝绸之路和佛教石窟艺术”为主题的须弥山博物馆,会告诉你须弥山的前世今生。

  宁夏著名诗人单永珍在其《石佛山》诗篇中如下的理解更有深意:

逃离意识

在天地中央安祥

姿势都在不经意间

显露玄机

其实佛与偶像无关

硝烟弥漫是精神的悲剧

沉落长风如履苍黄中

以禅的心境冷眼人生

                 (转自《六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