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宁夏回族自治区第十二次党代会 > 本网原创

冯关记调“政策”

来源:固原日报 上传时间:2017-05-08 08:16:10 编辑:张立慧

  原州区开城镇冯庄村,有一个让村干部提及“引以为豪”的养殖合作社。“这个合作社是村上最大的,现在带领着1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走在脱贫致富的路上。领头人是个能人。”5月6日记者采访,村主任杨军利边带路边介绍。

  合作社位于银平公路边。还未进门,一个精干利落的小伙子已经迎上前来。杨军利介绍道:“这就是我说的那个脑瓜子灵光的能人,冯关记。”没顾得上寒暄,冯关记已迫不及待地向村主任“汇报”起工作。

  “已经和几户商量通了,还有几户正在考虑。”

  “你这个想法不错,村上也做工作,肯定能成。”

  看记者疑惑,冯关记忙解释说:“我今年要给合作社调‘政策’。”

  2013年,冯关记和村上其他4个人将自家零散养殖的牛羊集中起来,成立了养殖合作社。当时没资金没场地,冯关记把自家15亩好地与别人置换,又四处借了1万元,简单建起了一个28亩地大的养殖场。

  艰难发展中,逢上了国家精准扶贫的好政策,合作社规模日益扩大。繁殖旺期,牛羊驴加起来有三四百头。但发展中,合作社的托养方式出现弊端。

  去年,一户社员年底急用钱,要将刚入社半年的驴宰杀卖掉。冯关记算账:驴买来时每头花了4200元,合作社出资2700元,农户出了1500元。按当时市场价,每头驴只能卖6600元,除去半年饲草钱500元和成本,剩下900元,即使均分,每方只能获利450元。冯关记劝他再等等,养殖母驴是利滚利的事。遭到拒绝后,合作社因此“损失”了40头驴。

  冯关记说,这种情况时不时发生,如果合作社照这样发展下去,没有前景,更谈不上发挥引领作用。他萌发了调整合作社托养‘政策’的想法,不分钱,分牛。

  冯关记首先找村干部谈。比如买进一头8000元的母牛,合作社出资5000元,入社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拿出扶持资金3000元。喂养一年后产犊,直接给农户分一头牛犊,母牛归合作社所有。这样,农户靠3000元挣到一头牛犊,价值远远超过投资,而且农户的出资属于政策补贴资金,相当于建档立卡贫困户一年时间净赚了几千元。这样算来,双方受益。

  得到村上的支持后,冯关记挨家挨户征求意见,目前带动的14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中,5户赞同他的想法。

  冯关记现在担心的问题,一是母牛不产犊,二是母牛中途病死。

  杨军利给他宽心:“母牛病死的情况你可以放心,现在有养殖保险,每头牛投保45元,扶贫部门补贴投保200元,享保7000元。至于不产犊,毕竟是少数,一年不产,再等一年,如果第二年还不产犊,直接卖掉,也不会有损失。”

  听了这话,冯关记放心地笑了。(记者 张艺菲)